? 卷六 奏雅 八十六、凤凰的礼物-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八十六、凤凰的礼物

卷六 奏雅 八十六、凤凰的礼物2017-11-15 15:12:39Ctrl+D 收藏本站

????八十六凤凰的礼物

????琅琊王珣王元琳自见过陈润儿之后,深为陈润儿的美貌和才情倾倒,非陈润儿不娶了,这次来陈家坞,请了叔父王劭同行,王劭现为司徒长史,当年陈操之为母守孝时,褚氏为阻挠陈氏入士籍而设计陷害陈操之,时任扬州内史的王劭主持公道,挫败了褚氏的阴谋,所以说王劭对陈操之是颇有恩情的,作为名门高士的王劭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的那个在母墓前结庐苦读的寒门少年现在竟然已是三品高官开府仪同三司,职位犹在他之上,当年陈操之还在为追求陆氏女郎一筹莫展,现在竟然南北门阀女郎双娶,实为奇迹!

????对于侄儿王珣要娶陈操之的侄女,王劭是支持的,陈操之现在的声望地位比之当年平蜀的桓温毫不逊色,而且深得皇帝司马昱的信任,又与南北士族保持良好关系,陈操之绝对是今后三十年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与钱唐陈氏联姻对琅琊王氏有利无弊——

????得知王劭王珣叔侄将至,那日黄昏,陈操之与嫂子丁幼微和侄女润儿相谈,润儿问道:“女孩儿长大了总是要嫁作他人妇的是吧,丑叔?”

????陈操之看着润儿聪慧无暇的眼神,有些心痛,润儿是他看着长大的,乖巧可爱美丽好似仙界精灵一般,现在长大了,要嫁人了——

????丁幼微笑道:“你道韫叔母,何等高傲的人,不是也嫁给你丑叔了。”

????润儿心道:“那是因为有丑叔啊,当年道韫叔母不是在乌衣巷清谈拒婚吗,丑叔和两位叔母,应是千载难逢的奇缘吧,可惜我找不到值得我那么坚持的人,王元琳虽说也不错,可是我若这么嫁给他总觉得这样的婚姻太平淡无奇了,没有一点波折——”

????润儿毕竟是少女心性,而且丑叔与两位丑叔母的爱情轰动江左,太让她羡慕了,哪个少女不渴望有这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这样的爱情可遇不可求,既然母亲和丑叔都认为王元琳是她的良配,那她也会遵从母叔之命嫁给王元琳,润儿的性情既有受陈操之影响的脱俗和飞扬,更有其母血脉遗传的恬静与温柔,她有自己的想法,但不会表现得很强烈——

????王劭王珣叔侄来到陈家坞之后,陈操之与王珣作了一次长谈,这样,王珣与陈润儿的的婚事初步确定——

????陈操之五月底回乡,一个多月时间里巡察家族产业,与六叔父陈满诸人商定了今后十年钱唐陈氏的经营和货殖发展目标,还特意去会稽拜访了虞氏谢氏孔氏魏氏诸名流,在陈家坞过了七夕乞巧节,陈操之拜别父母陵园,带着妻儿与嫂子丁幼微和润儿母女进京,杜子恭也同行,一路都是乘船,省了奔波跋涉之劳,于七月底抵达建康,前来迎接的有谢氏陆氏慕容氏琅琊王氏,还有刘尚值孔汪范宁诸友,更让丁幼微惊喜的是,宗之竟然也在迎接者的行列,原来宗之上月奉谢玄之命回京公干,是前两日才到建康的——

????陈操之在建康逗留了近一个月,八月底启程北上,宗之和范宁与他同行,陈操之聘宗之为北府参军范宁为冀州治州从事,陈操之在冀州开府,原北府军亦归陈操之管辖,可以说朝廷是把河北河南的防务尽委陈操之了,陈操之现在的实力和地位看似可以与桓冲相抗衡,但桓冲是扬州刺史,都督江淮九州军事,拱卫京师,从荆州至扬州,龙亢桓氏的势力依旧控制着长江中下游,对朝廷的威慑力远非陈操之所能比,陈操之掌控的势力范围只是桓温第三次北伐所得的成果,而淮河以南的原东晋势力格局并无多大变化,当然,桓氏从顶峰开始走下坡路是显而易见的,皇帝司马昱希望扶植陈操之来制衡桓冲——

????这次在建康,宗之与侍中张凭之女已行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之礼,亲迎之期定于明年十月初二,顾恺之笑说陈操之占他便宜,宗之娶张彤云的从妹,那陈操之岂不是长他一辈了!陈操之笑道:“小伯真可是要娶令爱惟清的,长康的辈份小不了。”魏晋之际这种辈份不伦的联姻很常见,只要不是血亲就无妨——

????润儿与王珣的婚期也已经占卜确定,是明年的十一月初六,陈操之到时会赶回来作为嫡亲长辈参加侄儿侄女的婚礼——

????陈操之建议在建康设立天师道总署杜子恭任大祭酒的奏章得到了皇帝和尚书台中书省的同意,杜子恭也将着手对江左和中原的天师道教义和斋戒制度进行改革,让天师道教义与儒家的礼制相融合,同时约束官员不得传道,这样,孙泰之流就不能利用官职之便发展自己的信众——

????陆葳蕤小婵慕容钦忱带着各自的孩儿随陈操之北上,谢道韫则留在江东,她要继续叔建船坞和海港,而且她又有了身孕,所以此次北行除了谢道韫母女不能同行稍有遗憾之外,陈操之可谓是尽享天伦之乐,三千余里行程,或乘车或乘舟,与妻儿赏玩沿途山川景物,葳蕤和小婵此前从未到过长江以北,这次一路向北,只觉得天高地迥山川雄奇,伯真和芳予四周岁多了,心智渐开,也懂得欣赏山川之美,这一路旅程,让小兄妹二人大长见识,与爹爹朝夕相处,感情也亲密了许多,这是陈操之最看重的,他不希望因为自己军政忙碌而与子女感情隔膜——

????尚未到两周岁的小仲渝不喜乘舟,只爱乘马,每日大船靠岸时,陈操之和慕容钦忱便会带着小仲渝上岸骑马跑一圈,小仲渝虽年幼,力气却很不小,长他两岁的小伯真是不如他,陈操之笑对慕容钦忱道:“我要让仲渝要文武兼修,以后代我镇守邺城,仲渝有一半鲜卑血统,鲜卑人会乐于服从他,他也会善抚诸胡的吧。”

????慕容钦忱很是欢喜,口里道:“孩儿还小呢,两岁还不到,你就想着让他领兵为将啊!”

????陈操之笑了笑,眼望高天,说道:“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待回头来看,逝者如斯。”

????陈操之一行在彭城与刘牢之会合,十月上旬抵达邺城,长史崔逞司马苏骐向陈操之禀报这半年来冀州军政诸事,陈操之少不了有一番忙碌,慕容钦忱则领着葳蕤和小婵到处游玩,葳蕤本来也是喜欢寻访名花异卉的,见铜雀苑里的花木无人管理凋零萎谢,很觉可惜,便央求陈操之将铜雀苑划归冰井台,与邺宫隔开,她好护理苑中花木,陈操之允了。

????秦王苻坚闻知陈操之夫人陆葳蕤及子女来到邺城,特命席宝送来大批礼物,目的是结好陈操之,陈操之现在也不欲与氐秦开战,自然是笑纳,虽然四境和平,但陈操之并未放松武备,他现在可以开府建军了,此前冀州只有一万五千军士,现在六万北府兵归他统领,但这六万北府兵并州幽州和平州就分去了四万,另有两万驻守洛阳,冀州依旧只有一万五千士卒,陈操之必须扩军,桓温北伐班师南归时带走了十万匹战马,除了留作军用,分送给皇室和各大世家,江东现在是不缺马,但冀州战马所剩不多了,陈操之命幽州刺史田洛从塞外龙城征调两万匹好马送至冀州,冀州要组建一万重骑兵,虽与当年燕国的五万重装铁骑没法比,但兵贵精不贵多,慕容评指挥的二十万燕军步骑又如何,还不是在漳水南岸一夜溃败!冀州拥有步骑四万就足够,冀州财力可以维持这支军队,不会被拖累,并州幽州平州也应适当募军,并州的桓石虔与拓跋代对峙,必须常年有三万大军驻守,若日后要与氐秦开战,可以与荆襄豫州司州的军队协同作战——

????当年燕国拥有五十万的常备军队,现在陈操之都督的河北四州以及河南的司州总共不过十二万军队,民众的负担轻得多,冀州现在的田租是亩收二升,是慕容评当政时的一半,轻徭薄税,民众归心,幽州并州平州司州兖州青州皆效仿冀州的赋税,东晋自哀帝司马丕减田租后也一直是亩收二升——

????冬月初九的黄昏,邺城开始飘起零星的雪花,近两年钱唐未下过大雪,所以伯真芳予以仲渝都无比惊奇,张着小手接雪花,在铜雀苑里跑来跑去,快活无比,十几个婢女围着这三个小孩子转,萨奴儿也在其中,见雪越下越大,便一把抱起小仲渝回冰井台寓所,伯真和芳予她是不管的,小仲渝闹着还要和阿兄阿姊玩,使劲打萨奴儿的脸,萨奴儿任他打,只是道:“你打人,等下我告诉你爹爹。”

????小仲渝怏怏缩回手,他谁也不怕,就是畏惧爹爹,爹爹发脾气时很严厉啊——

????萨奴儿脸颊被打得红红的,见小仲渝怏怏不乐的样子,却又使劲亲小仲渝,低声道:“你打,我让你打,我不告诉你爹爹。”胭脂武士萨奴儿现在把对凤凰儿慕容冲的热爱全部转移到小仲渝身上了,对小仲渝简直比慕容钦忱还溺爱——

????小仲渝也就不客气,又打了萨奴儿几个耳光,他的小手肉嘟嘟的,打脸很痛,萨奴儿倒是越打越欢喜,抱着小仲渝兴冲冲地走着,忽听得不远处的冰井台大门有人锐声叫她“萨奴儿——萨奴儿——”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有些耳熟,萨奴儿将仲渝递给另一个胡婢,走到大门前,见卫兵正拦着两个牵马蒙面的女子盘问,那两个女子见萨奴儿过来,一齐摘下面纱,露出两张颇美的脸庞,萨奴儿见到这两人的相貌,大吃一惊,忙问:“穆婉金妍,你二人怎么在这里?”

????穆婉金妍是当年凤凰儿慕容冲组建的胭脂班队的小队长,她二人不是追随慕容冲逃到大鲜卑山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穆婉不答,却问:“奴儿,你方才抱着的孩儿是谁,是钦钦公主生的孩儿吗?”

????萨奴儿应道:“是。”回头看时,一群婢女已经拥着陈氏小兄妹三人回冰井台寓所了。

????穆婉道:“我二人奉中山王殿下之命,特来给钦钦公主生的宝宝送礼物。”

????“凤凰!”萨奴儿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问:“殿下他可还好?”

????穆婉道:“殿下只命我二人来送礼,别的都不能说。”

????萨奴儿便道:“快随我去钦钦娘子。”

????穆婉金妍听萨奴儿称呼清河公主为娘子,二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便欲牵马进门,卫兵拦住,请她二人留下马匹和刀弓,二人也未抗拒,依言留下坐骑弓箭和腰刀,各提着一个大包裹进去,卫兵检查了一下包裹,俱是细软之物,这才放行——

????慕容钦忱正牵着小仲渝在廊下看纷纷扬扬的雪,见萨奴儿领着两个人进来,拜倒在阶下,细看却是穆婉和金妍,大惊,问知是慕容冲派她二人不远万里从扶余国来这里给仲渝送礼物,慕容钦忱也哭了起来,一边问凤凰近况?穆婉金妍还是不肯说——

????小仲渝被晾在一边,见娘亲哭泣,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倒是不哭也不怕,冲过去就使劲推穆婉,嘴里喊着:“打——打——”

????慕容钦忱赶紧将他抱住,指着穆婉金妍说道:“这是你凤凰舅舅派来给你送礼物的——可怜凤凰儿十一岁就逃亡异国,今年也才十五岁,凤凰小我三岁。”立起身来再问凤凰近况,穆婉被逼不过,这才说慕容冲已是扶余国的驸马,今年六月成亲的,成亲当日望南叩拜,大哭一场——

????慕容钦忱含泪呜咽,将怀里的小仲渝抱得紧紧的,喃喃道:“凤凰成亲了,凤凰成亲了——”

????穆婉左右一看,低声道:“公主若在这里不如意,不如投奔凤凰去,在城外也有人接应的。”

????慕容钦忱“啊”的一声,连连摇头。

????萨奴儿对穆婉二人道:“陈刺史对钦钦娘子很好,娘子她不会离开的。”

????穆婉立即改口道:“那就好,凤凰殿下也放心了,凤凰殿下最牵挂的就是钦钦殿下啊。”又蹲下身子看仲渝,赞道:“好美的宝宝,也只有钦钦殿下生得出来。”说着与金妍取下包裹,包裹里是扶余出产的赤玉貂貆和明珠,却并无书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