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五十八、我为卿狂-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五十八、我为卿狂

卷六 奏雅 五十八、我为卿狂2017-11-15 15:12:2Ctrl+D 收藏本站

????五十八我为卿狂

????桓熙是在为桓石虔田洛诸将奔赴壶关晋阳祖道壮行时获知清河公主与陈操之前夜在冰井台私会这一消息的,登时气得摔破了酒樽,推案而起,领着几个扈从气势汹汹赶往西门豹祠,桓冲陈操之正在西门豹祠外为檀玄冉盛这些远征龙城的将士置酒送行,桓熙拍马赶到,也不顾叔父桓冲在场诸将环视,大声质问陈操之:“陈司马,你何敢违抗军令,擅自进邺宫奸占清河公主!”

????檀济冉盛都知道陈操之与清河公主之事,但不知道桓熙也觊觎清河公主的美色,见桓熙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中责问陈操之,都觉得桓熙小题大作,陈操之纳一个鲜卑公主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陈操之淡然道:“此事稍后再禀知桓刺史,现在且让远征龙城的将士饮酒启程,祝早日凯旋归来。”

????桓熙对陈操之的恨意积蓄已深,今日决心借清河公主之事大闹一场,见陈操之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更是恼怒,喝命左右扈从将陈操之缚了,左右扈从迟疑没敢动手——

????桓冲开口道:“伯道,再大的事也等出征将士启行后再说。”

????桓熙急怒攻心,已无法理喻,只觉人人都与他作对,连五叔父桓冲也帮着陈操之说话,真要气炸了肺,两眼几乎要冒出火来,翻身上马,往城中奔回,向父亲桓温告发陈操之去了——

????这边桓冲陈操之送北征将士渡漳水而去后,也打马回城,路上桓冲问陈操之与鲜卑公主情事原委,陈操之据实相告,桓冲笑道:“江左卫玠,诚天下第一风流人也,既是那鲜卑公主甘愿委身,那还有何话说——伯道何以如此盛怒?”

????陈操之道:“或许是误听他人流言,以为我是闯宫霸占清河公主吧。”

????桓冲皱眉摇头,觉得侄子桓熙自毁容之后,性情日渐乖戾,方才也不顾他这个叔父在场众将环视,竟咆哮如雷,着实无礼。

????桓冲回到乐安王府,桓温即遣侍者来请桓冲商量大事——

????桓温足疾近日又见严重,此时正在卧室命军医为他针灸,见桓冲来,便道:“买德,坐,稍待。”

????桓冲小字买德郎,其父桓彝死于苏峻之乱时,长兄桓温年仅十七岁桓冲尚在襁褓中,家贫,其母患病,须食羊肉以解,无由得之,桓温没有办法,向一富户乞羊,欲以幼弟桓冲为质,就是说把桓冲卖给人家了,那富户言不欲为质,而愿意代养桓冲数年,故小字买德郎,桓冲出仕后,思欲报答当年羊主,但战乱流离,那羊主一家已不知去向,三年前桓冲出镇江州,出射,途经一村舍,瞥见当年羊主于堂边看,桓冲大喜,下马拜见,羊主老迈,茫然不识贵人伊谁,桓冲说:“我买德也。”羊主揾目相视,喜道:“买德郎,今贵矣,未相忘乎。”桓冲遂厚报之——

????军医为桓温针灸后提着药箧退出,室内只有桓温桓冲二人,桓温箕坐着,问:“五弟可知陈操之夜入邺宫之事?”

????桓冲便将方才陈操之所说的转述一遍,桓温点头道:“我也料陈操之不会这般荒唐,那鲜卑公主两年前就对陈操之情有独钟,现在国破家亡,傲气全无,乃作夜奔之事,只是陈操之已有二妻,难道慕容暐之妹要给陈操之妾?”

????桓冲笑道:“大兄当年不也以成汉公主做妾,当然,鲜卑慕容氏非成汉李氏可比。”

????桓温不由回想起十八年前初见李静姝的情景,那时李静姝十三岁,亭亭玉立如春日秀树,不知这个清河公主慕容钦忱比当年的李静姝如何?

????这念头一闪而逝,桓温老病矣,已无此兴致,说道:“五弟有所不知,熙儿对这个清河公主甚是渴慕,求我赏赐于他,你看此事可笑否,为一女子,竟让熙儿与陈操之生了嫌隙,难怪春秋时勾践要送西施给夫差了,美色,毒物也!”

????桓冲心道:“方才见桓熙视陈操之如仇,原来如此!”说道:“这个自然是大兄作主,只不过陈操之与清河公主夜半私会之事被田洛诸将撞见,已传得尽人皆知了。”

????桓温道:“熙儿面部箭伤之后,容貌已不招妇人喜,那清河公主当然是愿意委身陈操之的,我若硬夺之赏赐于熙儿,鲜卑女子刚烈,只怕有不测之变,那时非但慕容氏怨我,陈操之也必心怀怨意,不如顺水推舟,就将清河公主赐于陈操之,五弟以为如何?”

????桓冲笑道:“如此,陈操之岂不是太过受惠,而伯道侄儿亦将有怨言。”

????桓温皱眉道:“我所虑也正为此,陈操之已联姻陆谢二族,若再让他得到慕容氏的支持,恐非我能控制,陈操之目下虽然看似忠诚端谨,但随着时势变化,人心也是会变的,想我当年,何曾有——”

????桓温闭嘴不言,五弟桓冲谦虚端恭勤于王事,对他这个兄长代晋自立的野心一向是意有保留不肯附和,所以他也从未与五弟说及篡位之事——

????桓温改口道:“我不欲在江东为桓氏再树一强敌,但陈操之实有惊人才干,此次北伐立下大功,目标下用人之际,我亦不能贬抑之,如此奈何?”

????桓冲沉思半晌,说道:“不如就让陈操之留在邺城——”

????桓温紫石眸一闪,接口道:“五弟之意我已明了,以陈操之北伐之功,擢升刺史是理所当然的,就让他做冀州刺史,坐镇邺城,燕境初定,纷争必多,而且北有代国西有强秦,陈操之要殚精竭虑才能保得燕境安宁,而钱唐陈氏宗族子弟,当然要留在江东,这样也不惧陈操之有异心。”

????中原河北之地先后被匈奴羯人和鲜卑人占据已历六十年,桓温对治理燕境信心不足,他也不可能长留河北,必须尽快回江东求九锡谋大事,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年老体衰,若是十年前,他是不会让陈操之留在邺城的,但现在,除了陈操之,实无合适的人选来镇守邺城,桓豁桓冲分别镇守荆州和江州,这两个大州都必须牢牢掌握在桓氏手中的,在桓温心里,江东依然比中原更为重要——

????桓冲提醒道:“四兄隐居宛陵,现在可以复出了。”

????桓温点点头,四弟桓秘虽然与他不睦,但总是他龙亢桓氏的嫡系,收复燕境,有大批州郡长吏需要任命,这时侯当然大力任用桓氏亲信——

????桓温桓冲兄弟二人密议良久,基本议定河南河北诸州郡长吏和主要官员的人选,明日再召诸将商议一下,然后就要遣使送慕容暐等人去江东朝见皇帝,一并请功表彰颁发诏命——

????桓冲从兄长桓温的卧室出来,桓熙在廊下来回踱步,心里着急,见到桓冲,忙施礼问:“五叔父与我父何事长谈?”

????桓冲对这个比他没小几岁的侄子印象不佳,说道:“你进去吧,汝父有事吩咐于你。”

????桓熙既忐忑不安又满怀期待地进到父亲的卧室,施礼后跪坐着,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桓温开口便道:“那鲜卑公主你不要再纠缠了,既已私奔陈操之,争来有何趣!”

????桓熙一听就急了:“父亲,孩儿极爱那鲜卑公主,这几日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请父亲一定成全。”

????桓温一听这话,很是不悦,为一女子神魂颠倒,将来如何承继他桓氏基业达成魏文晋武之事,喝道:“我意已决,休得多言,不日你将随汝叔父一道解送慕容暐诸人回江东请功觐见皇帝接受封赏,好了,你退下吧。”

????桓熙默默无言退出,心里的羞愤难以言喻,尤恨父亲桓温,父亲总是将其意愿强加于他,而且不容辩驳,桓熙觉得自己在父亲的威势和阴影下过于唯唯诺诺了,他必须尽快接手父亲的基业,他要大权在握!

????……

????这日傍晚,清河公主去九华宫拜见母后可足浑氏,直言自己要嫁给陈操之,并说前夜已出宫与陈操之私会,把她母后可足浑氏惊得目瞪口呆,急命宫人去请慕容暐来——

????慕容暐匆匆赶到,听罢母后所言,便对妹妹清河公主说道:“钦钦,陈操之不过六品州司马兼领五品鹰扬将军,如何能保护得了你?”

????慕容钦忱道:“官职高低又如何,皇兄贵为大燕之主,不是也不能保护我吗!”

????慕容暐满面羞惭,不能出声。

????可足浑氏道:“可是陈操之已有二妻,钦钦难道甘为妾侍?上面有两个大妇,那可不好侍候。”

????慕容钦忱低着头,强忍着心中委屈,说道:“以后的事我也不知道,我只记住他说了的,会尽力保护我。”

????可足浑氏与慕容暐面面相觑,深感亡国的悲哀,母子二人商议了一下,决定明日让可足浑翼去拜访一下陈操之,看陈操之能没有能力娶慕容钦忱,这可需要桓温准许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