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五十一、我爱凤凰-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五十一、我爱凤凰

卷六 奏雅 五十一、我爱凤凰2017-11-15 15:11:54Ctrl+D 收藏本站

????五十一我爱凤凰

????八月围城。

????当此时,燕都邺城守军不足万人,晋军七万。

????慕容评当政,疯狂敛财,吏治涣散,邺都附近剽劫公行,民众困苦,桓温军至,远近帖然,对于俘获的八万燕军,凡是鲜卑羯匈奴族的一律解往江东,分配给北伐有功将士为奴,这部分俘虏大约有近三万人,其余五万则是汉人,有家有室的晓谕一番后放归,无家无室的留在晋军中服役——

????燕境之民大半是汉人,对江东晋室本就心怀追慕,今见晋军号令严明,法简政宽,军无私犯,不禁欢欣鼓舞,各安其业。

????屯兵沙亭的燕宜都王慕容桓闻知慕容评二十万大军一日溃败,知邺城难守,径率鲜卑五千骑先奔龙城去了,邺城中的燕主慕容暐见援兵无望,开始准备弃城北逃,然后还没等他准备好,八月初九庚辰之夜,燕散骑侍郎余蔚率扶余高句丽及上党诸部落质子五百余人开邺城北门,纳晋军入城——

????燕主慕容暐大惊,急与上庸王慕容评乐安王慕容臧定襄王慕容渊左卫将军孟高殿中将军艾朗等乘夜仓促出东门,往龙城方向逃命,太后皇后嫔妃都弃之不顾,率先入城的陈操之命冉盛苏骐追击燕主慕容暐,务必生擒,不得伤害——

????燕主慕容暐初出邺城时,身边犹有卫士千余骑,然而一过西门豹祠,上庸王慕容评等人便各自散去,怕人多引晋军注目,等到过了北漳河,慕容暐身边就只剩下左卫将军孟高殿中将军艾朗及卫士十余骑,连夜逃至福禄,以为甩开了晋军的追兵,解鞍依道旁古墓歇息,山贼二十余人突然冲至,意欲抢劫,孟高大喝:“皇帝在此,汝等宵小不得无礼!”

????贼首挺刀斜睨古墓畔的慕容暐,慕容暐衣冠不整,神情颓丧,惶惶如丧家之犬,哪里有半点皇帝的威仪,乃嘲弄道:“今日倒是怪事不少,方才遇到数人,自称是乐安王,还不是被爷爷一刀杀了,现在又冒出自称皇帝的,娘的,你以为你说你是皇帝,爷爷就不敢杀你了!”招呼众贼:“孩儿们,上!”

????“啊!”慕容暐大惊,执掌燕国军权的大司马慕容臧死于山贼之手,这真让他欲哭无泪啊!

????左卫将军孟高挥刀力战山贼,一面大呼:“艾将军,你护着陛下先走。”

????一贼狞笑道:“又是将军又是陛下,说得跟真的似的,我他娘的是陛上。”手持两把破戟,冲上来就砍。

????孟高力杀数贼,刀断,力竭,自度必死,猛扑上前抱住一贼,顿击于地,大呼曰:“男儿穷矣!”山贼连发数箭,将孟高射死,又去追慕容暐——

????殿中将军艾朗断后阻贼,与数名精疲力竭的卫兵一同死于贼手,只有慕容暐与两骑得脱。

????……

????冉盛苏骐率两千轻骑一路追来,初十日傍晚在福禄发现燕大司马慕容臧的尸体,衣甲冠履都被剥去,是随行的几名燕军俘虏认出来的,冉盛奇道:“这是被何人所杀?”

????带路的燕军俘虏道:“或恐是山贼,邺城周遭,山贼横行,其实都是被上庸王卖樵卖水逼得没法活的良民。”

????正这时,前方军士捉得几个负伤的山贼来,这几个山贼正是午后与孟高艾朗争斗时被伤的,见到大队军马,自然是连连求饶——

????冉盛问:“汝等可见到燕国皇帝逃经此地?不用害怕,我乃大晋将军。”

????山贼道:“一个多时辰前有几个自称是皇帝的往曲周逃去了。”

????冉盛苏骐便率轻骑连夜追踪,次日天明在太行山东麓追上了燕主慕容暐,慕容暐君臣三人,俱是步行,坐骑都不知道哪去了,披头散发,面如土色,狼狈不堪——

????冉盛前年在邺城见过慕容暐一面,认得这个燕国皇帝,即命军士缚之,慕容暐还想保持皇帝的威严,怒斥道:“汝何小人,敢缚天子!”

????冉盛一听,大怒,吼道:“我奉命追贼,鲜卑贼奴敢称天子!”一个耳光劈过去,又饿又累的慕容暐登时被打得昏倒在地,脸肿了半边,嘴角流血,冉盛犹不解气,还待再打,他父亲冉闵是被慕容恪所败,但下令杀害冉闵的却是慕容暐之父慕容懏,冉盛对慕容皇室恨之入骨——

????苏骐赶紧拦住道:“陈骑督息怒,陈骑督息怒,陈司马有令,不得伤害慕容暐。”

????冉盛这才退后两步,喝命军士把慕容暐绑了,扶上马背,押送回邺城。

????……

????八月初九庚辰夜,慕容暐仓皇出逃,邺城的鲜卑族王公贵族乱作一团,纷纷逃命,中山王慕容冲领着他的百骑胭脂班队往皇宫赶来,半路上遇到一个皇宫侍卫,说皇帝已经从东门出逃欲归龙城,慕容冲自然以为哥哥慕容暐已经带着母后可足浑氏姐姐清河公主等人一起逃命了,心里颇有些怨恨慕容暐,竟不知会他一声!

????晋军已入城,满城骚动,慕容冲不敢耽搁,带着他的胭脂班队飞奔出邺城东门,想要追上慕容暐同行,过北漳河时,知此段河水浅显,纵马而过,水花飞溅,搅乱了半河水,忽听前头的胭脂武士尖叫道:“殿下,前面有晋军拦截!”

????弯月西斜,星光璀璨,漳河北岸出现黑压压一片晋军,矛尖刀刃闪闪发光,有人大喝道:“下马受降,否则格杀。”

????慕容冲勒住马,回头张望,但闻蹄声隐隐,晋军的骑兵也追来了。

????十岁的慕容冲身高七尺余,好似成年男子一般,俊美得近乎妖魅的脸庞微微扭曲,厉声道:“冲过去,冲过去!”

????百骑胭脂班队虽是女子,却个个死忠,慕容冲一声令下,她们刀山火海都敢闯,这时为了让凤凰突围,自是个个拼命,各取弓箭,向北岸晋军射击,同时催马往东北方向奔去,晋军箭矢还击,不断有胭脂武士中箭落马,那落马的女子发出临死的悲叫:“凤凰——”

????慕容冲听到叫声,知道他的一个女武士坠马将死,便叫一声那个女武士的名字,叫道:“我记得你!”

????这样,那中箭落马的女子就死而无憾。

????但中箭落马的女武士沿路不绝,“凤凰凤凰”的叫声此起彼伏,马蹄杂沓,追骑渐近,慕容冲已辨不出叫他凤凰的谁是谁,只是大叫道:“我记得你们,我记得你们,我喜欢你们——”叫着叫着,声音嘶哑,泪流满面。

????胭脂班队首领穆宁蒙见追兵甚急,不想办法的话中山王必为敌人所擒,她们爱凤凰,宁死也不肯让凤凰受到半点伤害,当下银牙一咬,叫道:“殿下先走,左队留下随我阻敌。”

????慕容冲叫道:“一起走,吴寇势大,莫要硬拼。”

????穆宁蒙道:“殿下快走,宁蒙自有退敌的办法。”

????胭脂右班队三十余人拥着慕容冲北走,左班队三十余人则勒住马,穆宁蒙迅速叮嘱众人几句,三十余骑遂一字排开,拦住去路,同时高叫道:“我等愿降,我等愿降……”一边喊着一边迅速脱去对襟紧身短襦,连裆胡裤也一并褪去,身无寸缕,只余发髻上的红巾——

????一队晋军轻骑追到近前,看到的这么一副奇景,朦胧星光下,三十余匹深色大马整齐排开,马上骑士骑姿端正,但定睛一看,这些骑士都是妙龄女子,皓体裸裎,大胸小腰,双肩平整,玉腿浑圆,雪白肌肤在迷离夜色中显得分外柔洁诱惑——

????这下子奉命追击的数百晋军都直了眼,骑军勒马,步卒驻足,都忘了这些逃亡者已经一分为二另一队已迅速逃逸——

????晋军步骑看看那一排裸身红巾的鲜卑女子,面面相觑,都觉得身边的同袍呼吸有些粗重,这些军士属北府兵,北府掌军的司马陈操之严禁军士掳掠百姓淫辱妇女,违令者斩,所以自破沛县以来,北府军对沿途民众秋毫无犯,但此时此地,这些精壮的晋军将士突然面对这么一队赤身露体的鲜卑女武士,能不欲念横生?

????众军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时只要有谁大叫着扑上去,那么其他军士就会蜂拥而上,但北府军的严令无形中约束着他们,无人敢率先犯令。

????领兵的部曲督镇定了一些,喝道:“汝等是何人?速速下马受降。”

????穆宁蒙却不下马,脆声道:“我等是大燕中山王所领班队——”说着,陡然掉转马头,往东急奔,其余胭脂武士也跟着纵马逃跑。

????晋军骑兵迅速追击,稀稀疏疏地射箭,那些箭都失了劲道和准头,不忍射杀那些健美妖娆的鲜卑女武士,追出十余里,眼见天色渐明,大河拦路,猛听得穆宁蒙一声悲叫:“凤凰——”

????众女齐声响应,“凤凰”之声响彻黎明前的邺东旷野,这时,紧追不舍的晋军便看到,那些有着葫芦般美妙背影的鲜卑女武士悲叫“凤凰”之后便一齐滚落鞍下,倒地不动,每人心口都插着一把银鱼小刀。

????北伐以来,晋军连战连胜,但此时,看着这些倒毙的胭脂武士,晋军将士却无胜利的喜悦,他们习惯了战争残酷,却仍震撼于这种酷厉之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