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二十六、大集流民帅-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二十六、大集流民帅

卷六 奏雅 二十六、大集流民帅2017-11-15 15:11:22Ctrl+D 收藏本站

????二十六大集流民帅

????田洛见陈操之这般肯定地说半月之内就会有慕容恪退兵的消息传来,不敢不信也不敢深信,慕容恪虽未能占据蒲坂,但关中因四苻之乱民心未定,亦是用兵的好时机,八万大军既已渡河,又怎么会轻易撤军!但陈操之是桓温倚为左右臂江左盛赞有王佐之才的青年俊彦,陈操之既敢这么笃定地说慕容恪会退兵,想必也是有根据的,而且半月之期不远,到时就能验证——

????田洛说道:“陈司马远来,先在敝坞小住几日,然后再议重建北府军之事,如何?”

????陈操之微微而笑,田洛这是要看他的预言能否应验,当下道:“在下还要拜访其他一些坞堡,共议建军大事,只怕不能在此久留。”

????田洛已下定决心,若慕容恪真能如陈操之所料会退兵,那他就接受朝廷任命率部加入北府军,当然他还有一些相关条件,而若陈操之只是信口开河,那他宁愿驻守观望,以待时变——

????田洛笑道:“江淮五大坞堡,戴氏蔡氏郭氏魏氏,还有我田氏,其中戴氏居于临淮郡萧县郭氏居于沛郡相县,距此不甚遥远,与我田氏亦是姻亲,陈司马和刘将军父子就在敝坞小住,田某派人去请这两大坞堡的的宗主来此相聚,这徐州周围的一些坞堡宗主我亦一并请来,可好?”

????陈操之大喜,拱手道:“如此则有劳田将军。”

????这样,陈操之与刘建刘牢之苏骐一行就在田氏坞堡住下,田洛则派出十余名干练庄客持他书帖快马赶往萧县相县以及徐州诸郡县,约诸流民帅在本月二十五日齐聚下邳田氏坞堡,共商大事——

????陈操之甚喜,这样省得他奔波,刘建刘牢之父子则颇为忧虑,陈操之说半月之内就会有燕军退兵的消息传回,这要是料事不中呢,那在这么多坞堡宗帅面前可就颜面尽失了,刘建暗暗摇头,认为陈操之虽然有才,但毕竟年轻,言行尚不谨慎,不需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嘛,但陈操之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只有焦灼等待了——

????刘牢之见苏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知道苏骐曾追随陈操之出使长安和邺城,便问苏骐:“苏军曹,陈司马说慕容恪会退兵,不知何所据?”

????苏骐是仅有几个知道陈操之诱使慕容恪服五石散这一隐秘之人,他知道这事绝对不对他人说起,笑道:“在下也不知陈司马何所据,但在下追随陈司马一年来,陈司马料事必中,应验如神,在下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刘参军不需焦急,消息很快就会到的。”

????刘牢之点点头,他听冉盛说过,关中四苻之乱就是出自陈操之的谋划,可笑苻坚却蒙在鼓里,以为是鲜卑人的污蔑,恨之入骨——

????此后数日,陈操之与刘牢之苏骐在倚宿山下纵马游玩,黄小统架着“戾天”和“扶摇”二鹰,这一对辽东白隼疾飞如电,闻哨而回,已是十分驯服,陈操之让刘牢之苏骐等人穿戴上鲜卑军队的黑盔黑甲,往艾山那边隐蔽行动,然后训练双鹰去追寻这些黑衣军,起先“戾天”和“扶摇”对这些黑衣军视若无睹,只顾搜寻山野的兽物,陈操之又命刘牢之苏骐捕了两只大山猫,用绳索套着颈部,大山猫跟着奔跑,这下子飞在百丈高空的“戾天”和“扶摇”很快就发现黑衣军的踪迹了,在空中盘旋,跟着黑衣军不舍,如此训练了数日,“戾天”和“扶摇”也不需要看到大山猫等兽类了,看到黑衣军就会追踪——

????刘牢之惊喜道:“这大白鸟可用于哨探啊,而且飞行迅捷,方圆三十里不需小半个时辰即可搜寻一遭,比骑兵斥候厉害得多。”

????苏骐却担心道:“这白隼产于鲜卑,只怕鲜卑人也会用鹰隼来哨探。”

????陈操之笑道:“鲜卑人只用于畋猎,还不知道训练鹰来哨探,不过这也只能起个斥侯应急辅佐作用,行军打仗不能过于倚仗这无知的禽畜。”

????……

????四月二十一,这日天气晴好,碧空万里无云,陈操之与刘牢之苏骐黄小统诸人正在倚宿山和艾山之间纵马飞鹰,田洛派人骑马赶来,请陈操之回堡中议事,苏骐立即道:“慕容恪退兵的消息传回了?”

????那庄客答道:“是有北边的探报回来报讯。”

????刘牢之喜道:“那肯定是了。”

????陈操之与刘牢之苏骐策马奔回田氏坞堡,田洛立在大堂廊下相迎,拊掌大笑道:“陈司马,真妙算也!”待陈操之下马,便执手道:“田某想请问一下,陈司马何以知道慕容恪要退兵?我闻陈司马精于易理,莫非是卜算而前知?”

????陈操之笑道:“非也,在下去年曾见过慕容恪,察知其有消渴之疾,料知其开春必疾病大发,领军作战,有心无力,蒲坂既不能得,自然要退兵。”

????田洛惊奇不已,他也听闻陈操之是丹道大师葛仙翁的弟子,治好了陈郡谢氏女郎的顽疾并因此喜结良缘,所以说陈操之去年便看出慕容恪将发大病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田洛问:“慕容恪之疾能痊愈否?”

????陈操之道:“寿不过今年冬月。”

????田洛迟疑了一下,又问:“陈司马不辞辛劳急于建军,莫非朝廷将有北伐之举?”

????陈操之微笑道:“慕容恪身故,燕国将乱,此非北伐良机乎?田将军欲建功立业,回归祖宗生息地,更待何时!”

????陈操之从容自信,寥寥数语却有强大的感染力,田洛顿觉心头一热,北伐,北伐,回到河北卢龙故园,这是田洛从他祖父父亲那里常常听到话,尤其是祖父,对家乡是魂梦与之,幼年时的田洛,常在祖父膝下听祖父讲家乡的饮马河大武山,祖父讲得象仙境似的,让田洛不胜向往,现在,离永嘉南渡已经五十年了,当年被迫背井离乡的祖辈已凋零殆尽,年轻后辈对重返家园的念想日趋淡却,他们以为徐州下邳就是他们的家园,忘却幽州辽西郡的卢龙才是他们田氏祖辈生于斯死于斯的故土,田洛作为宗主,既感忧虑又无奈,而陈操之的话点燃了田洛内心的渴望,大武山饮马河,这是他血脉里印记,北伐,过河,回到列祖列宗生活的家园,让祖父和父亲的骸骨归葬卢龙田氏墓园,这是为子为嗣的孝道,孝大于天——

????当夜,田洛邀陈操之刘建秉烛长谈,说到壮怀激烈处,不禁嘘唏流涕……

????四月二十四,临淮郡萧县的戴氏宗主戴循沛郡相县的郭氏宗主郭铨同时赶到,陈操之与田洛相迎,这一日,徐州三百里内的大小坞堡的郎主基本上都到齐了,计十九人,这十九个大小流民帅辖下流民宗部二十余万私兵近四万,聚集起来势力庞大——

????当夜,田氏坞堡大开筵席,田洛邀请陈操之与他一起居主人之席,田洛向在座流民帅说道:“田某受陈司马之托,请诸位到此共商大事。”

????陈操之先向众人敬酒,然后说了朝廷欲重建北府军需要在座的群贤鼎力相助云云——

????戴循郭铨等人看着年纪轻轻的陈操之,虽然早闻此人大名,但陈操之毕竟只是一个次等士族六品司马,他能带来什么优厚条件来招揽他们?

????郭铨性直,当即便开口道:“敢问陈司马,朝廷要征用我等为国效力,焉知不是借此机会削弱我等武力,与我等争夺流民?要知渡江的流民帅除了郗太尉,无人能有善终!”

????陈操之道:“渡江何为?除了觐见皇帝接受封赏,不需诸位渡江,朝廷重建北府军是为了北伐,诸位各领本部私兵,接受北府军建制,领取军粮,等待时机,建功立业,重返故园。”

????诸坞流民帅一听,这个条件不错,各领本部,还有粮草供应,要知道这些坞堡要养大量的私兵实在是捉襟见肘,农耕之外只有靠劫掠维持,若有朝廷供应粮草,那当然轻松了许多,而对于朝廷而言,这些流民武装训练有素,兵器盔甲齐备,略作补充即可,一旦成军就有战力,这可比招募新军节省何止数倍——

????这些流民帅见田洛为东道主为陈操之出面邀请众人商议此事,那么田洛肯定是支持陈操之的,田氏是徐州一带最大的流民宗部,田氏归附北府军,另一些小宗部自然是唯田氏马首是瞻,但他们各有自己的顾虑,担心被吞并担心受欺凌,他们纷纷向陈操之发问,陈操之一一作答,基本上就是各依所领私兵的多寡授予相应的武职,从骑督至游击将军龙骧将军,那些流民帅对此表示认同,毕竟谁手下的兵多谁的武职品阶就高是最合理的,然后就看军功,立功升赏——

????而陈操之的料事如神也通过田洛在诸位流民帅中传扬开来,这些出身庶族的流民帅对寒门崛起的陈操之非常佩服,陈操之的言谈更是极富感染力,给了他们希望,通过北伐建功,他们可以重归故土,而且家族子弟可以入仕,而不是局促坞堡之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