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一、猎户座星辰-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一、猎户座星辰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一、猎户座星辰2017-11-15 15:5:10Ctrl+D 收藏本站

????来-WWw.69 Z w.Co M看最新更新

????梦熊一路上都在为陈操之担着心,赶到陈家坞时,是丁异端庄肃穆地跪坐在陈氏祖堂小厅中与陈氏族长陈咸叙谈,冯梦熊此时也无暇去想丁异为何与枫林渡口时态度判若两人,陈母李氏的去让他一家三口甚感震惊,真是太突然了!

????冯凌波看到看披麻戴孝的陈操之迎上来作揖,心里非常难过,是陈母李氏的义,义病重时却没来探望,很是内疚,与爹娘商议该如何为义守孝?

????周礼五服制度并未有义为义居丧守孝的规定,若冯凌波是陈母自幼抚养长大的,那就和陈操之一样要行齐衰三年的丧礼,冯凌波并非陈母抚养,自己父双全,这该如何服孝还真把熟知礼仪的钱唐县相冯梦熊难倒了。

????冯梦熊与妻孙氏商量了下,决定让冯凌波自现在起以儿身份为陈母李氏行齐衰丧礼,出殡之后即除服,也就是说这些日子冯凌波要住在陈家坞,陪着陈操之丁幼微一起为陈母李氏居丧守孝。

????陈操之非常感激冯叔父一家,他母亲只育有二子,兄长庆之已亡,现在冯凌波肯为他母亲服孝,这样就算是有孝子孝女了,亲在天之灵亦会心慰。()

????丁幼微已换上粗麻布孝裙,解散发髻,以麻丝束发,在阿姑灵前哀哀痛哭,宗之和润儿一左一右跪在娘亲身边,也是哭泣不已,自昨日午后至今,两个孩儿都未进食,依周礼,孙儿辈为祖父要齐衰一年,首日不食

????陈操之怜惜侄儿侄女年幼,说尚未成人不需守首日不食之礼,宗之润儿坚决不肯进食,说丑叔何时进食他二人才会进食,而依礼,陈操之要两日不食

????宗之润儿年幼,又是啼哭又是饥饿太伤身体,已经一日未进食,若再饿一天的话,只怕要生病了,而且嫂子丁幼微因为内疚于阿姑病重时未能侍奉左右,得花容失色,哀毁过度太伤身,现在只有这两个孩儿才能转移一下嫂子的悲伤心绪。

????日暮天寒,陈氏祖堂白幔飘飘,白色蜡烛火焰摇曳,哀哭声不绝于耳,丁异冯梦熊已经回县城,丁春秋留下,冯妻孙氏和冯凌波也留在了陈家坞。(/)

????陈操之与嫂子幼侄,还有冯凌波暮哭之后,对嫂子丁幼微道:“嫂子,宗之润儿已经两日夜未进食,子带他二人去喝碗麦粥,不然的话会出病来的。”

????丁幼微拭了拭眼泪,看着两个孩儿,往日玉雪可爱,现在满脸泪痕,且脸色有些发青,摸摸他们的小手,冷冰冰,真是心疼啊,吩咐道:“小婵青枝,带宗之润儿去食粥。”

????宗之润儿不肯,说丑叔食粥他们才会粥。

????丁幼微眼泪汪汪看着陈操之,说道:“小郎,你劝劝他二人,他两个更听你的话。”

????陈操之把两个孩儿小手攥在自己掌中,问:“宗之润儿,祖母喜不喜欢你们?”

????两个孩儿齐声道:“喜欢。”一边使劲点头,晶莹泪珠从腮边滚落。(更新:)

????陈操之道:“那你们两个不听娘亲丑叔的话,不肯去食粥,祖母在天之灵会不高的。”

????润儿道:“可是娘亲丑叔,润儿和阿兄是在为祖母居丧守孝,不是不听话啊。”

????陈操之道:“你们两个已经守了首日不食之礼,现在是第二日了,应食粥,不然病了,祖母在天之灵会难过的。”

????两个孩儿默默点头,润儿却又道:“那丑叔也应食粥,丑叔若饿病了,祖母也会伤心的。”

????这个润儿不易说服啊,陈操之道:“那丑叔问问们,你们是不是很饿了?”

????宗之和润儿相互望了眼,诚实地点点头。

????陈操之道:“这不就对了,你们年小,不住,丑叔是成年人,身体好,所以不要紧。”又对丁幼微道:“嫂子,你带他们去。”

????丁幼微点点头,起身牵起两个孩儿,又低头看着依然长跪的陈操之道:“小郎也要多保重啊,你是最伤心的,还要费安慰这两个孩儿,唉,两日不食,真让嫂子担心哪。(更新:)”

????陈操之道:“嫂子放心,我扛得住,亲生养了我,我就尽礼两日不食又何妨。”

????宗之牵着亲的手走到门边,回头道:“丑叔,祖母在天之灵会看着我们吗?”这个问他想了|久了。

????丁幼微嗔道:“宗之!”担心孩子不懂事话。

????“宗之,让丑叔来告诉你。

????”陈操之站起身,拉着宗之的手走到祖堂外。

????十月初九,淡淡的上弦月早挂在天幕上,云层淡淡,寒星闪闪烁烁。

????陈操之拉着宗之和润儿的小手,仰望那遥远的星辰,说道:“宗之润儿,丑叔告诉你们,这

????归天之后,因为心有牵挂和爱恋,其魂魄就会化j辰,你们的祖母就是这些星辰中的一颗,丑叔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颗,只道这颗星辰会守望着我们会护佑我们一生平安。()”

????宗之和润儿仰着头,仔细搜寻,宗之忽然指着东边天际的一颗明亮的星星说道:“丑叔,那一颗是不是祖母的星?”

????那是猎户座最明亮的一颗星,二十八星宿中属宿或参宿。

????陈操之道:“或许是。”

????两个孩子悲伤之情大为缓解,牵着亲的手回西楼,一步一回头,望着天上那颗明亮的星辰,仿佛祖母慈祥的眼睛

????在痛苦中寻找到美永不放弃美好生活的希望,这是陈操之给两个孩子幼小心灵种下的因。

????……

????丁氏族长丁异亲赴陈家坞吊,这在钱唐县城引起不小的震动,又有传言丁异已经允许丁幼微回陈家坞为陈母守孝以后也要长住陈家坞,这更让钱唐士庶议论纷纷,四年前是丁异带人强行把丁幼微带回家的,表示要与寒门陈氏断绝姻亲关系不相往来,现在如此翻然转变,其中到底有何奥妙?

????钱唐陈氏联合梅郑卢刘孙六氏申重归士籍之事在钱唐已经传沸扬扬,因为陈操之担忧母病,未能赴建康参加十八州大中正考评,钱唐陈氏等于是放弃了这次绝好的机会,也就是无望入士籍了,而且这种机会以后也不可能再有,梅郑卢刘孙这批旧族重归士籍之后,钱唐陈氏就孤掌难鸣了,以后再想谋入士籍无法形成现在这种声势,反对的势力会更强大,士族利益比一杯羹,越少人分享越好

????但是,一向精明老辣的丁舍人为何会对钱唐陈氏前倨而后恭,竟把丁幼微给送回陈家坞了?难道说,钱唐陈氏还有希望入士籍?

????十月初十,杜子恭命长子代表杜氏前往陈家坞致奠陈母李氏,钱唐第一大族全氏派了人去吊,这下子,其他钱唐士族也闻风而动,朱氏顾氏范氏戴氏都派了人去陈家坞吊,本县寒门自然不用说,纷纷前来致奠,一时间,陈家坞牛车盈门,因一场丧事看出了个家族的兴衰。()

????褚氏当然不会去致奠陈母李氏,褚文谦虽一县之长,现在钱唐八大士族在七姓去了陈家坞,褚文谦有强烈的被排除在圈子外的冷落感,这种边缘感让褚文谦既恼怒又无奈,他又不能下令不许钱唐士庶去吊陈操之的母亲,自他暂代钱唐县令半个多月以来,其他士族处处掣肘,政令难行,这个县令做得很憋气

????“陈操之!陈操之!”褚文谦在县署后堂来回走动,恨恨想,不斗垮钱唐陈氏,那他褚氏在钱唐只怕都要沦落到寒门的地位去了,自鲁氏垮掉之后,原先被鲁氏欺压的一些寒门庶族重新抬头,这批寒门庶族因为以前褚氏支持鲁氏,所以现在对褚氏都是貌敬腹诽,褚氏若再不重整威严,以后不但为钱唐士族所轻视,连寒门庶族都不把褚氏放在眼里了,而褚氏要重振家声,首先就要打压钱唐陈氏打压陈操之

????褚文谦恶毒地想道:“天幸陈操之死了母亲,不然的话他入了建康,陈氏列籍士族,在钱唐就与褚氏平起平坐了,再想打压就很难了,而现在,机会有的是,父在吴郡正在谋划,这回定要让钱唐陈氏吃个大亏,也让全氏丁氏这些人看看,开罪了我褚氏没有下场的。”

????……

????十月初九为陈母李氏行小,十月十九行大,占卜入葬之期为乙~月庚午日,也就是腊月初一,这期间,陈操之与冯凌波丁幼微还有宗之和润儿每日晚哭奠;来福荆奴则督促工匠为陈母李氏挖好圹坑墓穴,就在玉皇山下的陈氏墓园,在陈操之父亲陈肃墓地之左,在九曜山南,距陈家坞有八里。

????腊月初一,北风呼啸,荒草茫茫,白杨萧萧,陈操之披麻戴孝,送母出远郊,灵车载柩,长长的送葬队伍有数百人之多。

????陈操之泪水朦朦,在顾恺之徐邈刘尚值丁春秋数人扶持下,走在去玉皇山的山道上,从弟陈谟突然从后赶上来,对陈操之道:“十六兄,吴郡陆氏派人前来致奠助葬。”

????陈操之点了下头:“请四伯父代我接待答谢”

????正说着,却见一身形瘦小的女子,衰服重孝,呜咽而来,陈操之定睛看时,却是陆葳蕤的贴身小婢短锄。

????夜里十二点半左右还有第二更,请求票票支持。()

????浏览 器上输 入: W wW.6 9 Z W.C O M看最快的章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