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偶露峥嵘-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偶露峥嵘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偶露峥嵘2017-11-15 15:5:9Ctrl+D 收藏本站

????来-WWw.69 Z w.Co M看最新更新

????异见丁幼微突然昏倒,吃了一惊,雨燕坐在地上,半微,连声唤:“娘子娘子”

????丁异道:“快掐人中。”

????雨燕手忙脚乱,正要掐,丁幼微一口气顺过来,醒了,跪坐起来,双手交握在胸前,对丁异道:“叔父今天若硬要带我回去,幼微唯有一死”说着泣不成声,现在虽不知阿姑确切情况,但心里感觉很不妙。

????丁幼微外表斯文秀雅,但性子执着刚烈,认准的事可谓穷九牛之力亦难以挽回,丁异早就见识过的,当下退让一步,说道:“你要探望陈母我亦不阻你,还是那句话,明日日落之前必须回到丁氏别墅。”

????丁幼微决然道:“不,我要侍奉阿姑,直至阿姑病体转安。”

????丁异大冷天的赶四十里跑追到这里,也很恼火,忍着怒气问:“若陈母李氏万一不起身故又如何?”

????丁幼微眼泪夺眶而出,上身跪得笔直,说道:“那幼微就为阿姑居丧守孝”这话说不下去了,哽咽不止。()

????丁异很是恼怒,当初是他把丁幼微从陈家坞强行带回丁氏别墅的,现在若任由丁幼微这样不明不白回到陈家坞,他的颜面挂不住,当即喝道:“阿秀那个贱婢哪里去了?雨燕,还不快扶三娘子上车!”他带来的十几个仆妇婢女还没赶上来。

????雨燕畏惧家主丁异,慌慌张张站起来搀扶丁幼微

????正这时,远远的从陈家坞大出来一群人,披麻戴孝,丁幼微一见,芳心欲碎,凄叫一声:“阿姑”甩开雨燕的手,跌跌撞撞跑去。

????丁异一愣,没想到陈母李氏真的就过世了,但这样就让丁幼微留在陈家坞,他这个族长的威严何在?必为本县其他士族所笑,当即大步跟上去,此时若命下人与丁幼微拉扯则不成体统,他要当面与陈操之理论。

????陈操之披头散发,身穿衣边缝缉较为齐整的粗麻布丧服结麻执杖,这是周礼五服制度的“齐衰”,是仅次于“斩衰”的第二等居丧制度,陈操之要为母服丧三年,也就是两个周年和第三个周年的第一个月,计二十五个月。(更新:)

????陈操之得到阿秀来报,知道嫂子丁幼微赶来了,但丁异要截嫂子回去,陈操之悲痛伤逝之情顿时化作熊熊怒火,向刚入小殓的母亲磕了三个头,一手持杖,一手牵着宗之,宗之牵着润儿,叔侄三人便出了坞堡大门。

????冉盛哭得呜呜叫,他长到十三岁,随荆叔流浪万里,受尽饥寒冷暖,一老一小,荆叔又是独臂,帮佣也无人要,日子过得很是艰难,他知道荆叔为了养活他而去抢劫过别人的钱财,荆叔是宁做强盗也不做乞丐的,直至遇到陈操之母子,陈母李氏的善良让冉盛感觉非常亲切,真好象是自己祖母一般,而且操之小郎君和润儿小娘子还教他识字,荆叔最看重的就是这一点,现在陈母李氏去世,冉盛也和陈操之叔侄三人一般感到巨大的悲痛,有天地变色之感,这时听说丁异不肯让润儿小娘子的娘亲来奔丧,简直是大怒,提着橡木棍就跟出来了。(更新:)

????顾恺之徐邈刘尚值,还有陈氏族长陈咸等族人看到丁氏那边来了不少人,也一起跟了出来。

????宗之和润儿看到娘亲跌跌撞撞跑过来,丑叔手一松,小兄妹二人便飞跑着迎上去,口里叫着:“娘亲娘亲祖母归天了”

????丁幼微停下脚步,看着两个孩儿穿着粗麻衣头发用麻丝束着两张小脸泪流满面,丁幼微的心房被巨大的悲伤撞击着,她浑身颤抖,慢慢的又跪在地上,宗之和润儿飞跑着上来,与母亲抱在一起。

????陈操之走上来,叫了一声:“嫂子”心痛无比,说不出别的话来,抬头看,丁异带着一群人过来了,当即大步迎上去,冷冷问:“丁舍人来此意欲何为?”

????丁异本想说几句节哀之类的客套话,见陈操之出言不善,心下不悦,说道:“丁某不知令堂身故,既如此,就让幼微进去致奠一番,以尽旧情,然后就接她回去。()

????”

????陈操之回头问丁幼微:“嫂子是怎么想的?”

????丁幼微揽着两个孩儿,呜咽道:“我生死都,不会离开陈家坞了,我要为阿姑,居丧守孝”

????陈操之霍然转头,盯着丁异道:“丁舍人,你听到我嫂子的话没有?”

????陈操之一向言语从容温文尔雅,但此时简直判若两人,麻衣衰服,长发披散,眼眶微现淡青色,而眼睛则布满血丝,明显消瘦的脸庞更显得鼻梁高挺,清峻中透着凌厉的怒气

????丁舍人不禁

????半步,随即羞耻于自己的畏怯,气得白须拂动,怒怎样,丁幼微是我丁氏女郎,我是丁氏族长,又是她叔父,我要接她回去谁敢违逆”

????“我敢违逆!”红眼的冉盛一个大跳,就到了丁异面前,一手握棍,一手握拳,目露凶光瞪着丁异。()

????陈操之喝道:“小盛,退下丁氏不是鲁氏,并非陈氏之敌,远不到剑拔弩张的时候,有话好好说。”

????冉盛退后两步,不瞪丁异,瞪着丁异身后那几个部曲健汉,见他们手中并无刀枪棍棒,显得没打算来厮打,便将橡木棍丢在一边,叉手而立。

????丁异听陈操之这么一说,心下也是惕然,陈操之非复吴下阿蒙,不但声望日隆,而且心计也极深沉,钱唐鲁氏几乎一夜之间垮掉,但在此之前,钱唐陈氏似乎无所作为,这表明陈操之善能隐忍,而一旦有机会他就能牢牢把握住,象陈操之这样的人除非能一举打垮,否则还是不要与之为敌。

????丁异放缓语气道:“操之,令堂不幸病逝,我亦恻然,我可以同意幼微入内致奠,待大殓出殡时也可以让她来尽孝,但她是我丁氏的人,事毕就要回丁氏别墅。()”

????陈操之也觉得不应与丁氏闹僵,这样让嫂子不好做人,但嫂子既来了,而且说了不肯回丁氏别墅,那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丁异把嫂子带走,平静了一下心情,正待开口

????丁春秋赶上来了,看看爹爹丁异,又看着陈操之,非常尴尬,施礼道:“子重节哀,才几日不见,就唉,我也要入内致奠陈伯母。”说罢,眼望爹爹丁异

????丁异点了点头。

????陈操之还礼,请从弟陈谟和徐邈顾恺之陪丁春秋进坞堡,又让小阿秀搀扶起嫂子丁幼微也进去,然后对丁异道:“丁舍人,我母亲常对我说,我嫂子是天底下最好的嫂子,嫂子她不肯再不肯回母家,是因为她有心爱的孩儿要抚养,她愿意留在陈家坞,她是我陈门的长媳,丁氏虽是嫂子的母家,但于情于理都不能强行带她回去,四年前丁舍人欺我年幼欺我母亲年老,强行带走我嫂子,这是大不义之事,今日丁氏若想再带走我嫂子,我就披麻戴孝到吴郡到扬州到建康向有司申诉,让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丁氏如何不重孝道阻止本族女郎为翁姑服丧守孝之事!”

????陈操之此言掷地有声,丁异被陈操之这般斥责,脸面挂不住,但这事若真是闹得沸沸扬扬,丁氏处境会很尴尬,褚俭之流会拍手称快的,只是被一个后生小子这样当面威胁,丁异实在不忿

????却听陈操之又道:“我知丁舍人所虑的是我钱唐陈氏是寒门,怕我嫂子去而复回有损身为士族的丁氏的声誉,这里且容我豪言一回,我钱唐陈氏必能绍继颖川郡望,回归士籍,绝不会让丁氏声誉受损,应该是与有荣焉言尽于此,请丁舍人三思。”

????陈操之很少说出这样张扬的话,但现在这样说出来,那种坚定的眼神从容的语气,在场的人没有谁敢讥笑他大言不惭。

????丁异盯着陈操之看了半晌,忽然一笑,随即敛去笑容,对陈操之低声道:“操之,沗为姻亲,我也要致奠令堂”话是这么说,但站在那纹丝不动。

????陈操之是何等玲珑的人,赶紧深深施礼:“丁伯父,晚辈心中哀伤,神智昏昏,言语或有冒犯,伏望丁伯父垂谅。”

????丁异摆摆手,说道:“不怪不怪,操之节哀顺变吧。”一面命随从火速回县城置办祭奠之物,他作为丁氏家主要亲自拜祭陈母李氏。

????丁异就是这样的人,先前他是因为丁幼微未经他准许擅自来陈家坞而且是一去不回的样子,所以才恼怒地要追丁幼微回去,以显示他一族之长的威严,但一到这里发现陈母去世了,这时再硬要把丁幼微带回去,实在有乖礼仪,陈操之若就此事申诉到州郡都城去,他丁氏还真是承担不起这样的恶名,既然无法让丁幼微回去,那干脆好人做到底,以姻亲身份把这份人情做足

????丁异面对陈操之,听到陈操之偶露峥嵘之言,他相信陈操之能够言行如一,说不定丁氏以后还要仰仗陈氏的声望和地位,古来世家大族兴兴废废,钱唐陈氏能兴起也绝非不可能的事。

????今天更早一些,小道继续码,明天会有二更,傍晚和深夜各一更。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浏览 器上输 入: W wW.6 9 Z W.C O M看最快的章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