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七、此曲能得几回闻?-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七、此曲能得几回闻?

卷二 深情 七、此曲能得几回闻?2017-11-15 15:4:15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七此曲能的几回闻?

????行江上。★(╰→),★陈操之竖笛一曲吹毕。大风忽起。渡船飘飘|无法在对面的枫林渡口靠岸。

????这是艘小渡船。坐着陈操之冉盛祝英台和二婢。三辆牛车还在北岸等待那艘大渡船。

????黑云大幕一般自西东拉开。遮天际。近午的天色陡然阴暗下来。小渡船顺流激驶随波起伏。祝,二。惊慌道:“这么大。会不会倾舟啊?”

????台却还镇定。只是瞪大了眼注视着陈操之。

????陈操之从容将柯亭笛吹口拭净。罩以青布囊。收入木盒。说道:“不用担心。渡口选在这里是有讲究的。这一段江面开阔。水流平缓。既有风浪也不至于湍急。而且南岸是茂密的枫树林。北边是耸立的齐云山。也起到了很好的阻风力的作用——坐好了。莫要拥挤在一侧。”

????年老的`稳稳操舟离枫林渡口三四里外的下游某处靠岸。大雨已|瓢泼而下。雨具全在那边牛车里。众人都下不船。

????年老的公认陈之。这俊美的少年郎无论是谁都是一见难忘的。说道:“陈郎君莫急。就在船上候着。反正现在也无法回渡口载客——对了。你们陈家坞的人昨天这个时候就在渡口等着陈郎君回来。临近午时才回去。说今日还会来。”

????冉盛忙问:“老公。陈家坞来我们的人长什么模样?”

????老公答道:“一驾牛车的四五十岁。宽脸厚唇。另一个断了一臂。面相有些凶恶——”

????这几日回来。所以每日这个时候就来看看。”

????祝英台坐在船尾。看着倾大雨洒落在江面上。那钱唐江水好似沸腾了一般奔流激荡。如墨般的黑云直似要压到江面。水涨船高。眼看着江水漫过了江岸的那块巨石——

????不知为什么在这样风雨飘摇的舟上。泼天大雨江水汹涌。祝英台却觉的很安心。又有一种无可名状的跃动的浮躁的快活。

????“小郎君快看。|是荆叔!”冉盛突然大叫进。不顾大雨钻出船舱立头使劲招手。

????断臂的荆奴戴斗笠披蓑衣撑木杖大步在前。身后是来福驾的牛车他们看到一艘渡过来了被风吹到江下游。赶过来看看。却还真是陈操之和冉盛。

????来迎接陈操之的除了来福和荆奴之外竟然还有润儿润儿由小婵带着。这时从车上下来小婵打着伞。牵着润儿走近一些。润儿欢喜的小脸通红。锐声道:“叔——丑叔——润儿接到丑叔了。润儿和阿兄说好的。一人接一天。昨天是阿兄来。阿兄没接到。润儿今日却接到丑叔了——”

????冉盛已经冒雨跳上岸去了。断臂荆奴赶紧取自己头上的竹笠给他戴上。冉盛叫了一声“荆叔——来福叔。”便大步来到润儿跟前。作揖道:“润儿小娘子安好”

????润儿仰头看着高高大大的冉盛。亮晶晶的眸子蕴着笑意。脆声道:“小盛你也好。”

????冉盛又向小婵问好。然一阵疾风刮来。小握不住。那把油纸伞飘摇飞起。冉盛纵身一跃。却没抓住。那把竹青色的伞直向江中飘去。

????润儿拍手道:“哇。飞起来真有趣。真的趣——丑叔看到了没有?”

????竹青色的油纸伞就从渡船顶篷上飘过。又借风势飞了一程。最后落在江面上。青色一点迅速流逝。

????“子重兄。那就是你侄女陈润儿吗。为何叫你丑叔?”祝英台奇怪的问。细长妩媚的眼睛打量着陈操之。

????陈操之微笑道:“然是因为我的丑了。英台不知道吧。我小字六丑。”

????“六丑!”祝英台兴味然道:“嗯。哪六丑呢'”

????陈之道:“我亦不知。我母亲的。”

????祝英台仔细看陈操之的眉毛眼鼻子和嘴。轻笑道:“哪里丑了?哦。原来是说反话呢。”

????陈操之转头望着滔江水。

????……

????大雨来的猛。去快。等三辆牛车摆渡过了江。都已经是午时初刻了。

????雨停了。但道路很泥。陈操之。-盛都坐车。润儿一定要和丑叔同坐一辆车。小婵就一起跟过来了。陈操之想起去年大雪归家被雪水浸湿小婵把他冰冷的双足紧紧抱在怀温暖的情景。那种温暖和感动至今犹在——

????牛车碾着泥泞行驶。润儿靠在小婵身边眼睛盯着丑叔。不停的问这问那。陈操之一一作答。听说后日就可以去见母亲。润儿高兴极了。

????到达陈家坞时。|母李氏宗之族长陈咸等叔伯兄弟都迎了出来。陈母李氏笑眯眯道:“来福去了那么久没回来。我想是接到你了。”

????祝英台上前向陈母氏施礼。陈母李氏的知祝英台是儿子的同窗友人。自然是热情欢迎。

????后。陈操之陪母亲小坐。望着母亲的满头白发。心想:“去年母亲还是花白的头发。这才一年时间怎么头发就全白了!”问:“娘。去年那

????||疾有没有再犯过?”

????|母李氏笑眯眯的看着儿子。神情欢娱。说道:“无妨。娘看到你回来真是高兴。就算有点小恙也好了”

????陈见母亲这么。就知道母晕眩之疾未愈。忧心道:“娘。葛仙的方子你没有坚持服用吗?”

????|母李氏道:“每日都服了的。比去年是好的多了。去年那次只能躺着。坐起来都天旋的。”又道:“那位祝氏郎君明日便要回上。我儿是主人。莫要慢了贵客。陪祝氏郎君到处看看吧。明圣湖九曜=——我儿在吴郡的事娘都知道了。上次你四伯父回来。已经说了你的事。还有你的家书”

????|母李氏并不|操之被陈流陷害被庾希刁难几乎无法定品之事。陈操之请求四伯父陈咸回钱唐时要对他母亲提起这些免的母亲担心。所以陈母李氏只知陈操之在吴郡声名远扬深受陆太守器重——

????陈操之道:“那好。晚饭后,再陪娘说说话。吹笛给娘听。”

????|母李氏喜道:“为娘最爱听儿吹竖笛了前些日睡梦里还听到你的笛声。好象你在九曜山顶上吹奏。隔的这么远。娘却能听到——好了你先去陪客人吧。”

????陈操之来到了楼廊上。听到书房里有润儿清脆的笑声。便走了过去。祝英台也在书房正在翻看陈操之抄录的那些书籍洋洋上百卷。字迹神完气足。绝无懈怠也很少涂改可见抄写时的认真。

????|儿在弹那架小。那是丁幼微送给女儿的新年礼物二月间润儿去见丁氏别墅探望母亲时。丁幼微教了她简单的指法。回来就自己练。方才祝英台听她弹。便指点了她几个小窍门。润儿很佩服丑叔的这个朋友——祝郎君。

????陈操之道:“英台。你明日便要上虞。今日时辰还早。我陪你去明圣湖畔一游。明圣之美。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祝英台喜上眉梢好。”

????陈操之道:“宗之润儿也一去。”

????两个可爱的侄儿侄女欢笑声一片。都说丑叔一回来就格外快活。

????祝英台含笑望着这叔侄三人亲密的样子。想起自己的叔父。心里很感动。

????四辆牛车载着陈操之祝英台宗之润儿。还有小婵青枝等人向五里外的明圣湖而去。来到明圣湖畔。祝英台望着碧波千顷的明圣湖。惊叹道:“实未想钱唐山水如此之美。明圣湖之美更胜会稽之鉴湖!”

????陈操之道:“钱唐山水仿佛入吴的西施。名不显。但丽色自在。”

????祝英台道:“王右军游会稽。作诗云“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我游钱唐。如在山水画卷中。”

????雨后初晴。阳光明媚。湖岸群山林木葱笼。山色青翠欲流。湖水远望碧绿。似被山色浸染。但近看依然清澈纯净。让人俗虑全消。

????祝英台道:“可惜有游船。不然湖上泛舟烹茶清谈。真是一大快事。”

????陈操之微笑道:“这湖两百年前与东海相连。百年前才隔断的。以前湖里鱼很少。近年来逐渐多了。不过船还是少。若日后英台兄有暇来此。我雇舟与你湖同游”

????祝英台喜道:“甚好。”话出口。眉头慢慢蹙起。说道:“也难再有这样出游机会了——”着陈操之问为什么。陈操之却无语。

????黄昏时。众人回到|家坞。坞堡背倚的九曜山岿然端坐。斜阳余晖洒落。遍山金光。宛若佛。

????润儿道:“丑叔。我们登九曜山吧。丑叔不在的时候。只要天气晴好。润儿和阿兄就由来和荆叔带着。每日清晨和黄昏登这九曜山——现在润儿都是自己上山下山。再要人背。阿兄不是?”

????宗之使劲点头。给了妹妹有力的肯定。

????陈操之对祝英台道:“英台兄今日也倦了。明日一早我陪你登九曜山。然后送你上路。”

????夜里。祝英台住在堡西楼的第二,。这是西楼陈氏为客人准备的客房。很洁净。祝氏二婢的房间就在旁边。而那两个健仆则住在底层。二层除了这几间客房外都是仓库。很冷清。祝英台倚着栏杆望着坞堡上空黑沉沉的天幕。听到楼上陈操之在为其母吹奏竖笛。是一支节奏明的曲子。流丽巧密。祝英台从未听陈操之吹奏过。不觉倚栏沉醉。心道:“陈操之的竖笛真有让人难以割舍的魅力啊。可是这样的笛声又能有几回的闻呢?”

????————————

????天身体欠佳。写的也不畅。觉的有点卡。情节推进不过去。我想。明天就会好。请书多给小道一鼓励。一本书总有高潮低潮。高潮时需要喝彩。但低潮时更需要鼓。寒士是一边上传一边写的。是追读本书的书友们陪着小道一起写这本书的。谢谢书友们。小道需要你们的支持。尤其是在这码字不畅的寒冷冬夜。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