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九十、良宵引-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良宵引

卷一 玄心 九十、良宵引2017-11-15 15:3:59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良宵引

????在真庆道院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她在三清殿上老子五千文》。蒲团边上摊开的那卷经文便是陈操之手抄的。是黎院主留下的唯一的一卷。陆看着书卷上那一个个精神饱满的行楷。又用指尖在上面轻轻摩挲。想着书卷上的字都是陈操之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心里就莫名的欢喜。佛那日在书房里轻轻碰触陈操之的手背——

????陆知道陈操之有个逐出宗族的从兄妄图阻挠陈操之定品。可她并不是很担心。她觉的陈操之一定能定品。昨日她问了爹爹。爹爹笑道若是陈操之都定不了品。那吴郡还有谁能定品?爹爹说了这话后又喟然一叹。说可惜陈操之门第不高。不然定二品有何难。

????小婢短锄在道院门前守着。远远的看到陈操之与刘尚值这些人走过来。赶紧进去报知小娘子。陆便来到门前古柏下。看着陈操之含笑从容的样子。原有一点点担心也烟消云散了。

????陈操之走作揖。微笑道:“早间我上后山看过。茶花全谢了。小娘子莫要伤心落泪啊。”

????陆眼里眸光荡漾。抿唇笑道:不会了。我没上后山。”即命小短锄将两卷画轴交给陈操之。说道:“陈郎君。这是两幅《虎丘药图》。一幅是我画的。另一幅是张姨画的——”又轻声道:“后日早些来见我爹爹。把画带来。辰时前到。好吗?”

????陈操之应了一。陆便即登回府。

????祝英道:“子重兄的陆府女弟子又来教了?这是陆花痴作的画吗。让我一观如何?”

????陈操之道:“林小筑看吧。昆仲与我们几位一起饮几杯春如何?”

????祝英台道:“多谢。我从不与人聚饮——英亭。你若是想去便去吧。”

????祝英亭看了兄长一眼。摇:“阿兄去那我也不去了。”

????陈咸听说这两位是上虞祝氏子弟。便:“陈某有一女嫁给上虞徐氏听说徐氏女嫁祝氏不知昆仲识的否?”

????祝氏兄弟对视一眼。祝英台道:“祝氏旁支甚多。而我这数年来都是在外游学。不知哪位从兄娶了徐氏嫂嫂。”

????陈咸见祝英台神色些冷淡。想起祝氏是士族。而陈氏徐氏都是庶族。也就不再多问。`开话题道:“可恨那陈流趁乱溜走了。要当堂严惩才是。这败类竟敢庾大中正面进谗言若非之博览典籍应对自如这回真要被陈流陷害了。那类肯定还要回钱唐的。我必上门殴之。”

????刘尚值问:“子重后来堂上似大乱。怎么回事?”

????陈操之道:“中服五石散。行散不当。在堂上突然发作起来。是以乱成了一团。

????”

????祝英台听了。微笑道:“服五石。最忌积怒郁结庾希以其最擅长的《周易》也没把子重难住已经恼羞成怒了吧。后又的知是受了小人的蒙蔽急火攻心。是以病发。子重兄这回更是要名扬江左了。|才放旷的庾氏家族的庾希气的半死。大司马桓温的知后也要拍手称快吧。”

????祝英亭道:“希小人蒙蔽。是为不智;辩难不如子重。是为不才。希是庾冰的长子。不智不才又无雅量。真可谓是虎父犬子。难怪保不住父辈基业了。”

????祝氏兄弟对希殊无敬意。言语更是肆意批评。春秋听的暗暗咋舌。上虞祝氏与他钱唐丁氏一样。都不过是末等士族。但祝氏兄弟竟敢如此肆评氏高门。|是大胆。

????陈咸有些担忧。问|操之:“操之。若那希就一病不起。只怕你定品之事又要起波澜。”

????陈操之心想:“服石散暴亡的乎没有吧。不然的话。五石散也不会那么风行了。服散只会的慢性病。”说道:“他自服散。与我何干。伯父不用担心。”

????祝英台道:“无妨。狂躁就是行散。不会有碍的——这事情传扬出去。子重兄定品更能确定不移。。”

????陈咸一想。对啊。些世家大族最重名声和雅量。若为这事挟私怨报复不让操之定品。庾氏家族真要声名扫的了。

????回到桃林小筑。陈之展看那两《虎丘药图》。画的是虎丘剑池旁的药。取景角度有不同。但一看就知画的是同一株药。画上的药花色鲜艳。绿叶翠。细看。一有雍容华贵象。另一幅则清新明丽。

????祝英台奇道:“怎有两幅。不会都是陆花痴所画吧?”

????陈操之道:“其中一幅是陆所画。英台兄试|是哪一幅?”

????祝英台不假思索的指着那幅清新明丽的《虎丘

????》说道:“自然是这一幅。”

????陈操之问:“何以的?”

????祝英台道:“且不论另一幅笔力老到一些。单从这幅看。这花瓣点染就很受子重兄画那桃花的影响。而且其笔法既有卫协的情思精巧。也有张墨的风范气韵。不陆花痴所画。又能是谁。”

????祝英台的精于赏鉴。让陈操之大为佩服。却听刘尚值道:“花痴陆咏絮谢道。这南北世家两大名媛。貌且不论。以免被讥轻薄。论才。不知到底谁高谁下?”

????祝英亭道:“无貌。陆都是远远不及谢的。好事者把她二人相提并论。只是因为门第相当。年龄又近尔。”

????陈操之微笑不。没什么好辩。他没有见过谢道。谢道因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传名后世。但在他印象里还是苍白如纸。哪里有陆鲜活可爱。即便谢道才高十倍又如何。山茶花下低眉垂睫让他插上金步摇的女郎是无人能及的。

????刘尚值却服。说道:“不说其他。单说陆这幅兼具卫张两家之长的药图。谢就不及吧——还不知道谢道会不会作画?”

????祝英亭鼻出气。冷笑不止。似乎不屑一辩。

????丁春秋看不惯祝英亭样子。便问:“陆氏女郎我们是见过的。才貌俱佳。英亭兄说谢道更胜陆。难道英亭兄见过谢道?”

????祝英亭赶紧道:“未曾见过。”

????丁春秋大笑道:“既未曾见过。如何凿凿说谢一定胜陆。道听途说乎?”

????祝英亭语塞。眼望其兄祝英台。祝英专心看画。

????丁春秋从未在言辞交锋中过祝英亭。今日驳的祝英亭哑口无言。大悦。呵|笑。而且怪的是祝英台也不帮其弟争这口舌。往日祝英台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

????祝氏兄弟离开后。阿林与阿娇斟酒上菜。众人饮酒畅谈。说起上午经术考核之事。刘尚值谐善谑。把个庾希形容的极其可笑。又道:“子重。你那《一卷冰雪文》也应这事写进去。”

????陈操之笑道:“岂敢。且为尊者讳。”

????午后。徐藻从郡城回来。说庾希并无大恙。陆太守又已派人去请广陵名医杨泉来医治。让陈操之不必忧虑。

????夜里。陈操之以为英台会过来与他下棋。等等却不来。直到亥时才见祝氏兄弟姗姗来迟。却只立在檐下。祝英台道:“子重兄。明月尚圆。如此清夜不踏漫步。歌吹啸傲。能无憾乎?”

????众人都觉意兴盎然。除了年近六十的老族长陈咸困倦欲睡之外。其余陈尚徐刘尚值。春秋都一起出了桃林小筑。往小镜湖方向漫步而行。

????明月微扁。清光满的。众人各顾其影。引以为笑。忽闻清亮的声悠悠而起。却是祝英亭仆人手里接一支。是那古制的三十六管。一边行一边悠悠吹奏。

????祝英台与陈操之并而行。身量陈操之一般高矮。比陈操之清瘦一些。轻声道:“英亭是在抛砖引玉。”

????陈操之笑道:“岂敢。英台兄这样说。我等下都不敢吹了。”

????祝英台道:“子重兄何必自谦。参军听你一曲即解笛相赠。这是的知音妙赏。我何幸焉。这些日子时时的闻子重兄雅奏。”

????|镜湖畔。水气泠。花香幽幽。月影婆娑。待祝英亭吹罢一曲。陈操之取出柯亭笛。缓缓而行。箫声悠呜。如丝如缕。绵绵不绝。吹的是,世名曲《良宵引。原是古琴曲。用洞吹奏也很适合。浓淡合度。意韵深长。让人顿感天的虚静良宵苦短友情贵——

????。

????次日午后。吴郡署衙亭公示。吴郡九十六名待品士子全部定品。但因大中正贵体欠安。暂不能赴建康司徒府述职。所以陈操之诸人的定品免状一时就分发不|来了。

????三月二十一日卯时末。陈操之依约来到陆纳府上。交还那两幅《虎丘药图》。陆纳一见陈操之就哈哈大笑。想必是想起前日庾希被陈操之的裸奔之事。笑之后便道:“操之。你把画送到惜园去吧。且慢。内子与今日要游虎丘。要把画成的这两幅画去对照那剑池畔的药。说不定已经出府了。”

????话音刚落。廊上便来陆的清脆明快的嗓音:“爹爹。我和张姨还未出发呢。”

????——————————

????今天有事耽搁了。到现在才三千字。抱歉抱歉。明日一定努力。近期将有重要人物登场。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