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六十四、桃树成精-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六十四、桃树成精

卷一 玄心 六十四、桃树成精2017-11-15 15:3:19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自上次在真庆道院遭冷雨湿了裙履致病之后,陆葳蕤就一直没有出过府门,每日午后,陈操之都会来百花阁探望她,短短小半个时辰,却是一日快活之所系,有时痴想,倒是希望这病一直生下去,这样陈操之可以有理由来看望她——

????陆葳蕤虽然纯真,但却不是懵懂无知的傻女孩,她看得出陈操之从容不迫外表遮掩下的谨慎和挣扎,四目交投时会有热情突然迸现,瞬间的炽热仿佛要把她融化,却又迅即敛去,只是温暖地微笑着,临去时也从不回头。

????陆葳蕤当然明白吴郡陆氏与钱唐陈氏之间的巨大悬殊,一个是上品高门,一个是寒门庶族,地位天差地别,但看到陈操之她就会忘记世间还有这种门第之分,这几年她游历三吴寻花访木,见过的少年郎也不少,又有哪个及得上陈操之?最难得的是陈操之与她兴味相投——

????前两天她听爹爹说起过陈操之兄长陈庆之与钱唐名媛丁幼微的事,结局是陈庆之早逝丁幼微被强行带回丁家,当时她想,若是陈庆之不要死得那么早岂不是也很美满,然而现在细细思量,陈庆之的早夭恐怕也是因为承受了巨大压力的缘故——

????“对了,爹爹以前没对我说起陈郎君兄嫂的事,为什么这次会详细说来?爹爹是提醒我什么吗?”

????这样一想,陆葳蕤有点不寒而栗,赶紧宽慰自己道:“是我多心了,爹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是见到了陈郎君才想起陈郎君兄嫂的事,哪里有暗中告诫我的意思!若爹爹真有那种意思,也就不会让陈郎君来见我了。”

????又想:“我还小呢,才十五岁,陈郎君也小,比我还小三个月,不过陈郎君那稳重有礼的样子让我感觉他比我年长好多……”

????陆葳蕤尽量让自己只想平日与陈操之谈论得最多的花事和花木绘画,她想:“这没什么的,我与陈郎君只是花艺之交而已。”可是陈操之那温和含笑的眼神似乎时时在看着她,每一思及,就心跳耳热,让她觉得既忧愁又快活。

????百花阁的侍婢们都发现往日单纯可爱的葳蕤娘子最近喜欢独自出神了,以为她是病体初愈的慵懒,倒没往深处想,想了的也不敢说,毕竟那是决无可能的。

????陈操之离开吴郡的这日,陆葳蕤一早起来,带着几个婢女在惜园里侍弄花木,把那些盆栽的畏冷的花卉从暖房移到园子里,叮嘱她们要少浇水莫施肥,冬日花树浇多了水容易被冻坏,施了肥反而会烂根。

????午后,陆葳蕤到前院书房为爹爹磨墨,看爹爹习练书法,她也花了小半个时辰临写了一遍《西岳华山庙碑》。

????陆葳蕤于汉隶中独喜这《西岳华山庙碑》,《华山碑》用笔丰满,波磔明显,体势端庄,雍容典雅,是汉隶中的集大成者,但作为女子习练这《华山碑》因笔力不逮,容易流于纤巧,陆纳起先建议女儿习练《曹全碑》或者卫夫人的《名姬贴》,那《名姬贴》真迹为西中郎将豫州刺史谢万收藏,谢万便是谢安之胞弟,六年前陆纳亲去建康乌衣巷谢万府中临摹带回,但陆葳蕤却不喜《曹全碑》和《名姬贴》,一心只练《华山碑》,陆纳也只由她,未想陆葳蕤笔力甚健,《华山碑》体的隶书写得形神兼备,任谁见了都要夸葳蕤小娘子好笔力——

????临罢《华山碑》,斜阳穿窗暖照,已经是申初时分,陆葳蕤道:“爹爹,女儿多日未出府门了,这日头暖暖的,女儿想去真庆道院看看那些山茶。”

????陆纳道:“好,你去吧,夕阳下山前一定要回来,莫再着凉。”

????陆葳蕤笑道:“瞧爹爹说的,女儿只是小小的感了一次风寒而已,哪就这么弱不禁风了!”

????陆葳带着二僮二婢来到真庆道院,院主黎道人迎上来稽首长揖道:“陆氏娘子多日没来,后山山茶可都盼着你哪。”

????小婢短锄道:“咦,这话怎么象是陈操之陈郎君说的?”

????黎道人呵呵笑道:“短锄小娘子说得是,小道笨嘴结舌的,哪有陈郎君言谈精妙,这话果然是小道向陈郎君学得的,今日想用上一用,却一下子就被识破了,看来小道还得老老实实说自己的话,鹦鹉学舌可不行。”

????小婢短锄“格格”的笑,问:“黎院主,陈郎君今日来了没有?”

????黎道人睁大眼睛望着陆葳蕤:“陆氏娘子不知道吗,陈郎君早间就离开吴郡回钱唐去了,还特意来向小道告别,陈郎君真是太有礼了。”

????陆葳蕤微笑道:“我知道,陈郎君昨日就去向我爹辞行了。”停顿了一下,问:“黎院主,那陈郎君临去时可曾说了些什么?”

????黎道人道:“没说什么,只说明年依旧要来看这后山的山茶——”

????陆葳蕤的心微微一空,淡淡的愁绪萦绕,却听那黎道人道:“陈郎君还送了一幅画给小道,说若有人买去,就当是他布施道院的香火钱。”

????陆葳蕤赶紧问:“画在哪里,取来给我看。”

????黎道人将陆葳蕤主婢请到三清殿左厢房坐定,取了陈操之上午送给他的那幅画呈上。

????陆葳蕤展开画卷一看,却是画着一株老桃树,应是冬尽春来的景象,劲瘦枝丫上已有新叶吐芽,点点绿意隐约青气浮动,更奇的是桃树主干有一个瘤结,很象一只眼睛,一只笑着的月牙形的眼睛——

????陆葳蕤忍不住笑了起来,原先的愁绪一扫而空,用微不可辨的声音说道:“原来你说我是桃树成精,你自己才是。”心情轻松爽快,起身道:“我先去看看山茶,不知大紫袍开新花未?”

????黎道人颇为失望,问:“陆娘子不要这画吗?陈郎君的画虽然已扬名吴郡,可是此画未题鉴,别人还不知道这是陈郎君画的呢。”

????陆葳蕤打心眼里往外笑,故意踌躇了一下,问:“那么黎院主准备卖多少钱呢?”

????黎道人送往迎来,这点机灵还是有的,笑道:“怎敢收陆氏娘子的钱,就送给娘子赏鉴便是,而且陈郎君的画虽不能说是无价之宝,但小道也不敢标价卖它。”

????短锄道:“道人不开价就是漫天要价!”

????黎道人苦着脸道:“小道都说了要把这画送给陆氏娘子赏鉴的——”

????陆葳蕤道:“那就多谢黎院主了,簪花,将此画收好。”说罢,带着短锄出后院,上山看大紫袍去了。

????黎道人很笃定地等着,象陆府这样的高门巨富人家,怎会白要他的画!前两日顾家的痴郎君说是送道院三千钱,结果送来的是五千钱,还有一幅《道院山茶图》,只是顾陆两家不和,这画是不能卖给陆葳蕤了。

????又想:“那个叫短锄的小丫头倒是一语中的,不开价便是漫天要价也,《老子》云‘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小道也算灵活运用。”

????次日,陆府一名管事和两名府役送来十万钱,说是陆太守送给真庆道院作为修建山道之用。

????友情推书一本,这是寒士第一次推书吧,朋友写的,《生化历险记》,书号:1391863,请书友们收藏支持一下,感谢。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