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五十八、惜园雅集-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五十八、惜园雅集

卷一 玄心 五十八、惜园雅集2017-11-15 15:3:12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徐氏学堂的仆役叶柱,每次向褚文彬安排的那个随从报告陈操之的言行之后,都能得到多则几十文少则十几文不等的奖赏,然而自十一月初三之后,叶柱再找不到那个慷慨的人了,但他习惯成自然,依旧每日观察陈操之,蓄了一肚子关于陈操之的事,准备某日那慷慨者再次出现时一一说出,领个大奖,然而左等右等,慷慨者一直未出现,徐博士却把他给辞退了。

????依冉盛的性子,是要给这个叶柱两拳的,陈操之不许,要他不必计较,冉盛只好作罢,说道:“算了算了,念他传话有功,姑且饶他。”

????自本月初一陈操之生日后,陆葳蕤每日都要来见陈操之,有时在真庆道院,有时到徐氏草堂,二人谈论的不离花木和绘画,有时则不说什么,在花树下徜徉,相视一笑而已,偶逢风雨如晦之日,不能相见,就觉得忽忽若有所失。

????十一月十六日午时,二人从真庆道院后山慢慢一级级走下来,陆葳蕤问:“陈郎君大约何日归钱唐呢?”

????陈操之道:“下月初吧,希望能赶在下雪前回到陈家坞。”

????“为什么要在下雪前,怕道路难行是吗?”

????“不是,因为答应过我的侄女润儿,说会在下雪的时候回去。”

????跟在后边的小婢短锄嘻嘻笑道:“这下雪可说不准,说不定明天就下雪,陈郎君还能变成禽鸟飞回去不成!”

????陈操之笑道:“禽鸟是变不了,不过我会立即命驾还乡,一天都不会耽搁。”

????陆葳蕤道:“陈郎君,你家润儿芳龄几何啊?”

????说起润儿,陈操之微笑起来,侧头看了陆葳蕤被寒风吹得瓷白的脸,说道:“润儿六岁,她说长大后要做吴郡第一名媛呢,那岂不是要抢葳蕤小娘子的宝座了?”

????陆葳蕤脸一红,眸子斜睨,说道:“什么吴郡第一名媛啊,那是郡人笑我痴,我哪里当得第一?”

????陈操之道:“我看当得。”

????小婢短锄笑道:“陈郎君听过‘咏絮谢道蕴花痴陆葳蕤’这句话吗?我家小娘子当然是吴郡第一名媛,是和陈郡谢氏的谢道蕴齐名的,我短锄是没见过那谢家娘子,估计应该比我家葳蕤小娘子稍微逊色一些——”

????陆葳蕤忙道:“短锄不要乱说话,谢氏娘子高才,我哪比得上。”

????陈操之微笑道:“男子论才华,女子则不是,女子论才华就好比鲜花论斤两,是不是很无趣?”

????陆葳蕤睁大一双妙目问:“那女子论什么呢?”

????短锄有点嘴快,说道:“自然是论美貌了,我家葳蕤娘子是够美的了,陈郎君是不是?”

????陈操之看着陆葳蕤微微红了脸,说道:“葳蕤娘子是很美,宛若名花倾城——”

????陆葳蕤的脸愈发红了,望着别处,却未开口,显然非常愿意听陈操之说下去。

????陈操之道:“男子论才气,女子论灵气,才气可以苦学熏陶而成,但灵气是天生就有的,有的女子幼时有灵气,但越长大越流失了。”

????陆葳蕤不说话,短锄就是她的代言人,短锄问:“那陈郎君说说,我家葳蕤小娘子灵气多不多,有没有流失?”

????陈操之微笑道:“很多,非但没有流失,反而更加清澈淳厚了。”

????短锄高兴了,她虽然不大明白什男子才气女子灵气,但知道陈操之是在夸她家葳蕤小娘子呢,喜滋滋道:“小娘子,陈郎君说你灵气很多很多呢。”

????陆葳蕤绯红着脸,说了一句:“有那么多灵气那我可要成仙了。”便即岔开话题道:“陈郎君,说说你家润儿吧,我想听听她的事,对了,还有宗之。”

????陈操之便说了宗之和润儿种种可爱趣事,陆葳蕤听得入迷,叹息道:“四月到钱唐怎么没想到去陈家坞——哦,那时还不识得陈郎君,不对,那时见过了,可是不认识。”

????陆葳蕤说这话时,娇痴之态显露。

????小婢短锄这两年跟着陆葳蕤到处游山玩水,以为葳蕤小娘子可以一直这么玩下去呢,年幼不知深浅,说道:“钱唐又不远,反正现在与陈郎君是认识了,小娘子可以再去,短锄也想看看润儿呢。”

????陆葳蕤当然不会象短锄那么懵懂,脸红得发烫,象吹了霜风一般,听陈操之不说话,偷眼去瞧,这俊美清峻的少年郎眉头微蹙,昂首望着天边层层叠叠的云朵,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吴郡附近几个县的知名画师十八日便赶到了郡城,准备参加明日的花木绘画雅集,这可是扬名的好机会,若能得到卫协或者张墨的片言嘉许,那画品身价就大增。

????十九日午时,陈操之向徐博士请了半日假,与卫师一道前往陆府惜园,顾恺之不去,刘尚值喜欢热闹,也向徐博士告假跟去。

????陆纳派了人专门来请卫协,卫协也知张墨会来,若推辞不去,那是怯场,自然要去。

????卫协是北方士族,而张墨张安道则是江东名门,是吴郡四姓顾陆朱张的张氏,张墨比卫协年少一些,约五十来岁,朗目疏眉,与卫协的随和散淡相比,张墨显得有些兀傲。

????卫协与张墨这当世两位最知名的画师齐聚吴郡陆府惜园,当真是一大盛事,两个人当然不会言谈甚欢,略施一礼,各自走开。

????张墨由其女弟子陆葳蕤及其从兄陆禽相陪,张墨远远看着卫协身边的那个俊雅少年,奇道:“那是顾虎头吗,怎么与幼时容貌大异啊,出落得如此俊秀!”

????顾恺之小名虎头,八年前张墨在晋陵顾府见过六岁的顾恺之,其后得知顾恺之拜卫协为师,现在看到卫协身边的这俊雅少年,自然就以为是顾恺之。

????陆禽道:“顾恺之怎么敢上这里来,这是卫协新收的弟子钱唐寒门的陈操之。”

????张墨听陆禽语气颇不友善,惊讶地看了陆禽一眼,问陆葳蕤:“这个陈操之画得如何?顾恺之的画我见过一幅,果然奇才,卫协有这样的弟子是其幸也。”

????陆葳蕤道:“陈操之随卫先生学画尚不足两月。”

????张墨“哦”了一声,便没再问陈操之画得如何了,学画不足两月的又能画成什么样呢!

????来参加此次惜园花木绘画雅集的共有二十七名画师,卫协陈操之张墨陆葳蕤不计在内,还有郡城本地的士族名流,约有四五十人,众人流连于惜园的假山曲水亭台楼阁,更对园中的奇花异卉赞不绝口,三吴园林之胜在吴郡,吴郡园林则以陆府惜园为第一。

????太守陆纳兴致甚高,特置下奖品若干,画作入选九品的都有奖,奖品无非是名家画作以及笔墨纸砚之类,众画师来此,原不为利,是求名尔。

????画作早早就收上来了,以六十甲子编号,共计四十三幅画作,因为有些画师交了两幅,这四十三幅画作由卫协先阅,卫协在百花阁西厢房,一边在纸上按画作编号写品评状语,一边对侍立一边的陈操之讲述吴郡各派画风,以及眼前这些画作的优劣得失,让陈操之大受裨益。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