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三十四、重回罗浮山-上品寒士 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官网 邮件_bet356皇冠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三十四、重回罗浮山

卷一 玄心 三十四、重回罗浮山2017-11-15 15:2:40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丁幼微立在天井里,背后木楼灯火映照出来,勾勒出她绰约高挑的剪影,幽暗中,眸光如星。-.CoM

????陈操之送了丁氏兄弟回来,问:“嫂子,宗之和润儿呢?”

????丁幼微道:“睡下了,两个小东西今日读书习字都不用心,总在问丑叔什么时候回来?丑叔入品了没有?问了几十遍。”

????陈操之一笑:“很缠人吧,那嫂子怎么回答的?”

????丁幼微转身进楼,一边含笑道:“我自然是说你要入品的,润儿却又问入几品,她还知道有九品,知道她爹爹当年是七品,说丑叔最好是九品,九品最大。”

????陈操之笑道:“那我可要让润儿失望了,我的品比兄长小。”

????“哦?”丁幼微回过头来,眼里闪着惊喜:“全常侍擢你为几品?”

????陈操之道:“第六品。”

????丁幼微心中激动,第六品,那可是寒门庶族出身的士子所能获得的最高品,庆之十八岁被陆纳擢为第七品就已经轰动吴郡诸县,而操之现在才十五岁,明年正式定品也才十六岁,九品官人法施行一百多年来,被评为六品的寒门子弟不在少数,但十六岁就列为第六品的绝对是前无古人。

????陈操之跟着嫂子到书房坐定,青枝和雨燕在卧室照看宗之和润儿睡觉,小婵和阿秀在书房侍候,两个俏婢都喜气盈盈,操之小郎君入品,她们都高兴,尤其是小婵,简直要打心眼里往外笑。

????陈操之说了齐云山雅集的经过,丁幼微这才知道还有人意图败坏操之的名声,丁春秋还踢翻了她为操之准备的食盒——

????丁幼微歉然道:“操子,是嫂子让你受委屈了。”

????陈操之微笑道:“就算不是因为嫂子的缘故,我也不会和丁春秋计较,没有必要啊,我若逞一时之快,在全常侍面前曝其劣行,对我无益,徒然树敌而已。”

????丁幼微甚觉欣慰,小郎稳重冷静,真不象是只有十五岁的少年啊,说道:“春秋我是知道他的,性子轻浮,行事莽撞,但不至于背后害人,他还是很高傲的——操之你猜想是谁要陷害你,是陈流吗?”

????陈操之道:“很明白的,就是陈流鲁主簿,还有他们背后的钱唐禇氏。”

????丁幼微后怕道:“真的好险,这事你当时若处置不当,只怕一辈子都毁了,学玄的士族可以放纵,但学儒的寒族必须守礼,我怕他们还不会死心,还会造谣中伤你。”

????陈操之微笑道:“嫂子放宽心,谣言止于智,我才十五岁,我能干什么坏事,太离谱的谣言没人会信,我孝顺母亲敬重嫂子友爱幼侄尊师重道,他们又能奈我何?”

????丁幼微解忧为笑,用力点了一下头,说道:“操之说得对,清自清,浊自浊,那些小人早晚自食恶果。”

????一边的小婵笑眯眯道:“最喜欢看到操之小郎君说话从容不迫的样子,依我看宗之那小大人模样就是向操之小郎君学的。”

????……

????陈操之原打算过两天进城拜见冯梦熊冯叔父,感谢他的关照,不料十一日傍晚来震从陈家坞赶来,说葛仙翁派荆奴回来来唤小郎君去道院,说有重要之事要交待。

????葛师有召,陈操之不敢耽搁,次日一早就拜别嫂子丁幼微,带着宗之润儿回陈家坞,派来福去冯府代为拜谢冯梦熊。

????母子分别,自然是依依不舍,润儿道:“娘亲,明年润儿和阿兄,还有丑叔再来看你,娘亲千万不要难过哦,我们每次来都给娘亲带最好的礼物。”

????丁幼微含泪微笑,俯身亲吻爱女,叮嘱了小兄妹几句,又对陈操之道:“小郎,你年后就要赴吴郡接受州中正的考评,去之前先到嫂子这里来一下,嫂子有些东西送你。”

????陈操之躬身道:“我记住了,嫂子多保重,明年见。”

????陈操之叔侄,还有小婵青枝来震来德和冉盛,回到陈家坞已经是午后未时,陈操之向母亲问安,报知齐云山雅集之事,正说话时,曾玉环上楼来说族长要见操之小郎君。

????陈母李氏欢喜道:“你四伯方才就来向我道喜了,他已经知道你受全常侍赏识被擢入品之事,现在听说你回来了,就又来了。”让陈操之去请四伯上来坐。

????族长陈咸一见陈操之,竟然流下泪来,神情却是欢娱非常,说道:“操之,随伯父去祖堂,今日乃我钱唐陈氏大喜的日子,可以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陈咸上午得到县署衙役来报,要钱唐陈氏族长于本月十五日赴县衙,公议本县今年选拔出来的十名入品士子,钱唐陈氏陈操之暂列第六品。

????钱唐县总共十名入品,八大士族各占一名,寒门只有两名,除陈操之外,另一位入品的寒门学子名叫刘尚值,列第九品,而那八名士族子弟最低的都是第六品,丁春秋列到了第五品,禇文彬第六品。

????但对钱唐陈氏来说,这个第六品就是天大之喜,就如同士族子弟被列为最高的第二品一般,都是无上的殊荣。

????陈咸召集全族在祖堂祭祖,向陈氏祖先跪拜颂告之时,族长陈咸喜极而泣。

????祭祖之后,已经是申时初刻了,陈操之禀明母亲,要去宝石山拜见葛师,天色已经不早,夜里就在道院歇息,明日回来,请母亲不要牵挂。

????陈操之带着来德和冉盛赶到葛岭初阳台道院时,天已经黑下来,却见岭下停着一辆马车,车夫睡在车厢里,听到声音探出头来,是陌生面孔,以前没见过。

????东晋马匹奇缺,马车很少见,陈操之心里奇怪,入初阳台道院一看,道人侍在收拾行李,似乎要远行的样子。

????葛洪正在书房写信,见陈操之这时赶来,喜道:“你再不来,老道就等不及了,正要留书与你作别——”

????陈操之惊问:“葛师要去哪里?”

????葛洪道:“老道要去岭南一趟。”

????葛洪在岭南罗浮山隐居了二十余年,现在不知为了何事又要跋涉千里去岭南,葛洪不明说,陈操之自然不便细问,只是问:“葛师何日能归?”

????葛洪道:“多则三年,少则一年。”

????陈操之黯然神伤,垂泪道:“小子蒙葛师不弃,常侍左右,多获教导,依恋葛师如父,一旦远行,情何能堪!”

????在葛洪眼里,陈操之也如他的儿孙一般,今见陈操之真情流露,心下也甚是感动,道:“操之,人生离别,自古皆然,你不必太伤感,且听老道一言,你九月九齐云山雅集扬名,我已知晓,此乃你改命之始,但你要跻身高层清贵,可谓道路阻且长,操之其勉之!”

????葛洪将案上写好的两封信交给陈操之,说道:“这是老道向吴郡太守陆纳举荐你的信,另一封是写给吴郡国学博士徐藻的,老道与徐藻之父徐澄之有旧,你可持老道之信去吴郡见徐博士,拜他为师,徐藻儒玄双通学识丰赡,其妙解《庄子》,老道不如也,而最重要的是,徐藻精通洛阳正音,你是南人,不会洛阳腔,日后到了建康,会被王谢这些北方士族取笑,必须学习——还有,这道院里的藏书,除了老道所着的手稿及道经,其余都留在这里,你随时可以来借阅,道院里有两个道人留守,老道已吩咐过他们……”

????陈操之听着葛洪一一交待的言语,眼泪一颗颗滴在袍襟上。

????————————————

????与新书榜第三名相差无几,书友们助一票,冲上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